韩国版《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没有撕X,只有眼泪

举人力量 2020-10-18 06:18 70

最近,韩国新上线了一档综艺《Miss Back》,让那些逐渐淡出人们视线的女团成员,重新追逐梦想。一经上线,就被指抄袭中国的《乘风破浪的姐姐》。难道,这次是中国向韩国收版权费吗? 在10月8日,第一期的播出中,揭晓了三位“人生曲”导师和8位前女团成员, 最小的成员只有25岁。

8位前女团成员,都 几乎是在当年K-pop话题中心的二代三代女团 ,包括T-ara昭妍、Stellar佳英,9muse世罗等……这些曾经红极一时女爱豆的集体亮相,足够撑起第一集的话题。

先不论节目是否有抄袭《乘风破浪的姐姐》,不同于“姐姐”播出前全网期待的“扯头发”, 看完《Miss Back》第一集的网友纷纷表示,留下了一把把辛酸泪。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那么,同样是“过气”,为什么到了韩国就成了“好哭”呢?

《Miss Back》在节目一开始,采访了200+的女团成员和女团成员候选人,从中选出了上节目的8位成员。而在确定出演后,节目组更对女团成员的现状生活,进行了 为期一周左右的跟踪拍摄。

当第一个女爱豆被放出生活记录时,所有的嘉宾都震惊了。白智英甚至现场喊停: “你不愿意,我们可以不播。”

原来,世罗患上严重的恐慌症,正在依靠药物积极治疗。而播出的纪录片,几乎 全程记录了一位恐慌症患者真实的一天。

半夜1点,世罗会起来吃披萨。

3小时后,世罗再次起来吃蛋糕。

又过了1小时,世罗一晚上第三次,打开了冰箱。

而当清晨到来,世罗仿佛并不记得自己晚上做过什么,自言自语 “怎么到处都是。” 原来, 恐慌症药物的副作用,就是记忆力减退。

整装待发,世罗开始一天的工作,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推广一些“小众”的女团歌曲和MV。而当“工作”结束后,世罗开始“莫名其妙”地哭泣, 一边哭,一边对自己说,没关系。

节目一秒世罗哭泣的镜头都没有剪掉,而 坐在演播厅里的每一位嘉宾,都随着世罗的哭泣,轻轻地抽泣起来。

比起影视剧中呈现出恐慌症的症状,最真实的恐慌症,让所有人才意识到, 原来生病的人,平时,在观感上,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除了情绪的大起大落,世罗对人群也有一定的障碍,比如 鼓起勇气,也无法搭乘地铁。

一年前,世罗被诊断出患有恐慌症,而这都源于 她的一次“黑料”,至今网友和媒体都不放过。而这份所谓的黑料,几乎是前公司“杜撰”的。

把自己的私生活,撕裂了,完整地,裸露地呈现在大众面前,世罗却说, “希望有恐慌症的人,看到会好一点。”

而这,在韩国女团环境中,并不是个例。前有崔雪莉,具荷拉,近的话,就在这个演播厅, 坐在世罗旁的昭妍也坦言,自己也深受抑郁症的困扰。

同为87年的昭妍,在这趴最后,牵起世罗的手,让我们变得亲近吧。

难道,只有“病友”才能互相给予勇气吗?

到了Stellar的佳英,除了共情, 更多的是愤怒。 刚出道的Stellar是以清纯形象示人,并没有泛起太多的水花,后公司决定改走性感路线,并以19禁的预告片吸引大众眼球。

当时,Stellar的专辑一经推出就迎来了韩国网友的辱骂,认为Stellar给青少年带来了非常不好的影响。而佳英在节目中坦言, 公司一开始答应我们不用这张预告照片,没想到最后公开的是那张。

节目播出后,佳英的老东家还发出声明,认为佳英在节目中发言并不属实,称 “放送中所穿的衣服是敏感的问题,因此得到了成员们,父母们的同意,部分成员父母还主张过‘应该走更性感的风格’。”

在《Miss Back》中,佳英的母亲也出镜, 从她的采访中,完全感受不到,她是希望女儿“应该走更性感的风格”的母亲。

当时年轻的佳英也矛盾过,毕竟, 通过这些19禁,Stellar获得了更多的曝光率,话题量,通告也越发多了。 这也给佳英一种错觉,所以这个路线是对的?

针对佳英的采访,节目组非常有心地走进了佳英的衣帽间,发现正值青春年代的她, 柜里清一色暗色的长袖长裤长裙。

处在盛夏8月,还是穿着长袖衬衫和牛仔裤,而同龄的朋友却穿着短款连衣裙。

导师说,我以为佳英偏爱这个风格。

佳英说,我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的大腿,我的肉,非常讨厌别人看。

性感风,“成就”了一种穿衣风格,听到的时候,潸然泪下。

而上面两位女孩,只是女团现状的沧海一粟。面对 成功率只有0.001%,寿命只有5~7年韩国女团 ,还有太多太多只出道一周,甚至连出道都没有机会的女孩。那她们,正在经历着什么?

刚出道的女团,刚开始需要“偿还”公司的培训费。比如世罗,如今 依靠信用贷款过活 ,且,因为没有固定收入,所以无法增加信用贷款。

佳英说, 7年只赚了1000万韩元,连6万人民币都不到。

而有更多的女爱豆,女练习生,在没有通告的日子,只能 靠发传单,送外卖等养活自己。

除了生活贫瘠,她们的精神也饱受摧残。红如少女时代,Apink,BlackPink,都曾经 收到过粉丝的“死亡威胁”。

成团女孩 看似姐妹情深,实则孤立,团内互相欺负的案例比比皆是。

企划社中,身边人也会对这些年轻女孩死亡威胁, “我弄死你!”

甚至会进行暴力威胁:

而最让编辑觉得恶心的,是这些女孩在并未“性成熟”的年纪,就要遭受各种形式的骚扰,且一部分还不自知。 佳英的社交媒体账号,至今都能收到“援交”邀请。

世罗说,我以为“吊带丝袜”是某个四字成语。当时,部分成员还只是高中生。

练习生中,不乏“包养”邀请,“19禁”私照骚扰,甚至“摸着耳朵,说你很美。”

前段时间,韩国现役女团FANATICS直播,女工作人员担心成员走光,就拿毯子给她们盖上。

衣服刚盖上,就 听到镜头外一位男性说:“盖什么盖?就是给男人看的。” 而镜头里,留下的,是 女孩彷徨的眼神。这和当时佳英的表情如出一辙。

她们做错了什么?她们只是一群拥有歌手,舞台梦想的年轻女孩。

在中国,练习生现象也进入了“幼龄化”阶段,练习生的招募要求都 不能超过18岁。 而这些女孩们,被渲染在实现梦想的沼泽里,却连说“不”的勇气都没有。 公司,织起了一个实现梦想的美梦,实则在消耗她们的青春。

如果无法守护她们的梦想,起码,我们不要伤害她们吧!

撰文:米榻榻

设计:Zhang Yan

编辑:Tiffany

图源:微博 B站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yule/281898.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