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bian 2022-04-25 17:35:10 125

昨天下午,余女士在丈夫陪伴下入住瑞金北院,断了2天的“生命线”终于接上了。   

家住徐汇区的余女士是尿毒症患者。疫情发生后,她家先是儿子感染病毒,再是自己和丈夫感染,不得不辗转多地做血透。昨天(23日)下午,她和丈夫入住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北院,做了已断2天的血透,儿子也在昨天从方舱出院回到家中。“我们一家三口总算熬过来了……”余女士不禁哽咽。

上海这波疫情发生后,不少患者的血透治疗遇到了难题:所在小区封控后,与阳性感染者密接或核酸检测呈阳性后,他们如何前往医院接受维持生命的治疗?

住宿费花了近10000块,随申码却变红了

余女士今年72岁,长期在瑞金医院接受血透治疗,每周要做3次。浦西4月1日至4月5日封控的消息发布后,她和丈夫、儿子一商量,立即叫出租车前往瑞金医院总院附近的快捷酒店,打算在那里住5天,解封后立即到瑞金医院做血透。“没想到封了这么多天,昨天我和丈夫才退房去瑞金北院,住宿费花了近10000块。”余女士叹道。

比经济开销更揪心的是随申码颜色的变化。在宾馆住了一阵子后,余女士的儿子核酸检测呈阳性。作为密接人员,她的绿码变成了红码。根据有关规定,红码患者无法进入非定点医院。好在瑞金医院肾脏科主任陈晓农向这位“老病人”伸出援手,经辗转联系,安排她到浦东新区人民医院做血透。这家医院的应急血透室有很多外地援沪医务人员,他们服务热忱,为上海尿毒症患者维持了“生命线”。

然而好景不长,余女士在浦东新区人民医院做了两次血透后,和丈夫一起“中招”,核酸检测呈阳性。“我之前向疾控中心申诉了好几次,总算把红码变成黄码。”余女士说,“核酸阳性后,彻底变红码了。”4月18日她做完透析后,原本应在4月21日再做,但因为核酸阳性,那天已无法进入浦东新区人民医院。这可怎么办?焦急的余女士打电话给陈晓农医生。陈医生此前得知她儿子感染后,已考虑“后招”,立即联系黄浦区疾控中心等部门寻求帮助安排。

人没力气,小腿肿胀,脚趾变粗……前几天,没有做透析的余女士感到种种不适。昨晚,余女士在丈夫陪伴下终于入住瑞金北院,把断了2天的“生命线”接上了。

“自己的孩子自己抱。疫情发生后,在我们医院治疗的300多名血透病人没有一个掉队。”陈晓农告诉记者,话语中透着欣慰。同样令人欣慰的是,经过疫情初期的血透难,如今,普通血透室、应急血透室、阳性血透定点医院各司其职,这一难题已有明显缓解。

努力争取让每一位病人“都不掉队”

据了解,此次疫情初期,上海每个区都设立了封控区定点应急血透室,然而这些血透室的专业设备不多,患者承载量很有限。当时,陈晓农提出“自己的孩子自己抱”,与瑞金医院领导沟通后,3月16日在总院设立了与周边环境隔离的应急血透室,供家在封控区的本院血透患者接受治疗。

3月29日,市卫生健康委发文,要求上海所有三级综合性医院或拥有30个以上血透机位的医疗机构均须在3月底前建立应急血透室。这份文件还对应急血透室的规模、场地和人员、防护标准提出了具体要求。上海疫情期间的血透难问题开始得到明显缓解。4月16日,市卫生健康委再次发布新政策,要求做好应急血透和阳性患者转阴后健康观察期血透工作,包括增设应急血透室、强化应急血透质量控制、建立完善的健康观察期透析管理机制等。

在陈晓农看来,这两份文件都很及时,切中了多个痛点。然而她也直言,一些政策过于严格,需要医务人员上前一步、主动破解。比如,一些血透患者因为是阳性感染者的密接人员,其随申码显示红码,而根据有关规定,红码患者无法进入非定点医院接受治疗,连医院大门都进不了。“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推出了变通的办法:做血透的红码病人到医院后,出示24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由瑞金医院血液净化中心派人到门口一对一接人。”

目前,瑞金医院已开通16路分机,接听市民来电,除总机电话外,还有3月初为疫情开通的4006197000热线。热线电话负责人林婧介绍,线路扩容后,能同时接入300个市民来电。包括病理科、检验科、药剂科在内的各个专科和行政职能部门,都派出人员提供电话咨询服务。热线电话还会语音提醒市民:“疫情期间,门诊正常开放,急诊24小时开放。”接听热线的医务人员正努力争取让每一位病人“都不掉队”。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s/410960.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