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脚下:科考人员亲测极高海拔对人体影响

2022-05-03 16:06:03

珠峰脚下:科考人员亲测极高海拔对人体影响

朱彤和科研人员在珠峰登山大本营和绒布冰川间徒步穿梭(5月1日摄)。

“巅峰使命——珠峰极高海拔地区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正在**珠峰地区开展。5月1日,为探寻高原反应对人体产生的影响并获取一手数据,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朱彤和部分科研人员,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实验对象,佩戴测量血氧、心电监测的传感器,在珠峰登山大本营和绒布冰川之间来回徒步穿梭。

为了获取更多数据,科考分队将追踪在海拔5200米、5800米、6350米、8848米这4个高度活动的人群,开展高海拔缺氧的人体健康效应等科学问题研究。

新华社记者姜帆摄

珠峰脚下:科考人员亲测极高海拔对人体影响

珠峰大气与人体健康科考分队成员在整理采集到的样本(5月1日摄)。

“巅峰使命——珠峰极高海拔地区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正在**珠峰地区开展。5月1日,为探寻高原反应对人体产生的影响并获取一手数据,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朱彤和部分科研人员,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实验对象,佩戴测量血氧、心电监测的传感器,在珠峰登山大本营和绒布冰川之间来回徒步穿梭。

为了获取更多数据,科考分队将追踪在海拔5200米、5800米、6350米、8848米这4个高度活动的人群,开展高海拔缺氧的人体健康效应等科学问题研究。

新华社记者李键摄

珠峰脚下:科考人员亲测极高海拔对人体影响

在珠峰登山大本营,朱彤(左)和科研人员交流(4月30日摄)。

“巅峰使命——珠峰极高海拔地区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正在**珠峰地区开展。5月1日,为探寻高原反应对人体产生的影响并获取一手数据,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朱彤和部分科研人员,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实验对象,佩戴测量血氧、心电监测的传感器,在珠峰登山大本营和绒布冰川之间来回徒步穿梭。

为了获取更多数据,科考分队将追踪在海拔5200米、5800米、6350米、8848米这4个高度活动的人群,开展高海拔缺氧的人体健康效应等科学问题研究。

新华社记者孙非摄

珠峰脚下:科考人员亲测极高海拔对人体影响

这是珠峰登山大本营(5月1日摄,无人机照片)。

“巅峰使命——珠峰极高海拔地区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正在**珠峰地区开展。5月1日,为探寻高原反应对人体产生的影响并获取一手数据,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朱彤和部分科研人员,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实验对象,佩戴测量血氧、心电监测的传感器,在珠峰登山大本营和绒布冰川之间来回徒步穿梭。

为了获取更多数据,科考分队将追踪在海拔5200米、5800米、6350米、8848米这4个高度活动的人群,开展高海拔缺氧的人体健康效应等科学问题研究。

新华社记者孙非摄

珠峰脚下:科考人员亲测极高海拔对人体影响

朱彤(左二)和科研人员在珠峰登山大本营和绒布冰川间徒步穿梭(5月1日摄)。

“巅峰使命——珠峰极高海拔地区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正在**珠峰地区开展。5月1日,为探寻高原反应对人体产生的影响并获取一手数据,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朱彤和部分科研人员,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实验对象,佩戴测量血氧、心电监测的传感器,在珠峰登山大本营和绒布冰川之间来回徒步穿梭。

为了获取更多数据,科考分队将追踪在海拔5200米、5800米、6350米、8848米这4个高度活动的人群,开展高海拔缺氧的人体健康效应等科学问题研究。

新华社记者姜帆摄

珠峰脚下:科考人员亲测极高海拔对人体影响

朱彤(右一)和科研人员在珠峰登山大本营和绒布冰川间徒步穿梭(5月1日摄)。

“巅峰使命——珠峰极高海拔地区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正在**珠峰地区开展。5月1日,为探寻高原反应对人体产生的影响并获取一手数据,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朱彤和部分科研人员,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实验对象,佩戴测量血氧、心电监测的传感器,在珠峰登山大本营和绒布冰川之间来回徒步穿梭。

为了获取更多数据,科考分队将追踪在海拔5200米、5800米、6350米、8848米这4个高度活动的人群,开展高海拔缺氧的人体健康效应等科学问题研究。

新华社记者姜帆摄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411582.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