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法院认定刘鑫入室锁门有明显过错

2022-01-11 11:28:58

原标题:“江歌案”受害人之母江秋莲诉刘鑫案一审宣判

法院认定刘鑫入室锁门有明显过错

据江秋莲介绍,开庭那天是江歌遇害的第1894天 摄影/夏天

2022年1月10日,江秋莲诉刘鑫(现用名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在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宣判。

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指出,作为被救助者和侵害危险引入者的刘鑫,对施救者江歌并未充分尽到注意和安全保障义务,具有明显过错,理应承担法律责任。法院判决刘鑫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万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法院宣判

入室锁门行为有明显过错

2022年1月10日早上8点32分左右,江秋莲身着黑色羽绒服进入审判庭,面带微笑,状态轻松,身前的背包里装着江歌被害时穿的衣服。更早之前,江秋莲带着鲜花前往江歌墓前祭奠,希望女儿陪自己一起见证当天的判决。

早上9点24分,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一审宣判,判决刘鑫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万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法院认定,2016年11月3日零时许,江歌和刘鑫会合后一同步行返回公寓。二人前后进入公寓二楼过道,事先埋伏在楼上的陈世峰携刀冲至二楼,与走在后面的江歌遭遇并发生争执,其间走在前面的刘鑫打开的房门,先行入室并将门锁闭。陈世峰在公寓门外,手持水果刀捅刺江歌颈部十余刀,随后逃离现场。刘鑫在屋内两次拨打报警电话。江歌因左颈总动脉损伤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死亡。江秋莲与刘鑫因江歌死亡原因等产生争议,刘鑫还通过网络方式对江秋莲发表过刺激性言语。

法院审理认为,刘鑫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对于由其引入的侵害危险,没有如实向江歌进行告知和提醒,在面临陈世峰不法侵害的紧迫危险之时,为求自保而置他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将江歌阻挡在自己居所门外被杀害,具有明显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综合考量本案的事发经过、行为人的过错程度、因果关系等因素,法院对江秋莲主张的有证据支持的各项经济损失124万余元,酌情支持49.6万元。对于江秋莲主张的其他经济损失,不予支持。

法院认为,江歌在救助刘鑫的过程中遇害,江秋莲失去爱女,因此遭受了巨大伤痛,后续又为赴国外处理后事而奔波劳碌,而刘鑫在事发后发表刺激性言论,进一步伤害了江秋莲的情感,依法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法院根据行为情节、损害程度、社会影响,酌情判令刘鑫赔偿江秋莲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

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本案中,根据现有证据,作为被救助者和侵害危险引入者的刘鑫,对施救者江歌并未充分尽到注意和安全保障义务,具有明显过错,理应承担法律责任。法院认为,对江歌扶危济困的行为应予褒扬,对刘鑫有违常理人情的行为应予谴责。

判决意义

打赢官司“是对善良的认定”

宣判后,江秋莲抱着判决书从审判庭走出,她计划赶去墓地告诉女儿宣判的消息。

在法院门口,谈及法院对江歌行为的肯定,江秋莲流下眼泪。这次判决对她意义重大,至今网络上众多网友仍在侮辱江歌,她通过起诉维护了江歌的名声。打赢这场官司,在江秋莲看来对自己和女儿意义非常,“是对善良的认定”。

江秋莲对媒体表示,此次开庭,刘鑫的一位律师出席了庭审,未表态是否上诉。江秋莲目前还未决定是否上诉,但从未接受刘鑫的道歉,唯一一次见面时,刘鑫面对媒体向她道歉,“她道歉也是因为自己受到了影响,不是真正地为江歌这条生命道歉”。

一波三折

案件判决时间曾因故被推迟

对江秋莲来说,这次的开庭可谓一波三折。此前,2021年12月27日,一审开庭八个半月后江秋莲收到了法院确定开庭宣判的传票。原本定于2021年12月31日的开庭判决因担任审判长的院长身体原因而被推迟,几番沟通,江秋莲被告知,城阳区法院已请示山东省高院,必须等担任审判长的院长康复后亲自宣判。

江秋莲曾担心开庭宣判的时间会一再被延期。开庭前几日,江秋莲身体和精神状况很差,常常凌晨就醒来,再也无法睡着。其间,因为心脏不舒服,江秋莲还去了趟医院治疗。江歌去世后,江秋莲才有了心脏的毛病,医生说主要是情绪不好引起。为了能亲自出庭接取判决书,江秋莲曾想,就算病倒了,也要请亲戚朋友用担架把自己抬到法院。

此前,江秋莲年迈的母亲曾打来电话,想要亲自来参加庭审,平日里独当一面、固执、坚强的江秋莲则安抚老人耐心在家等待消息。

庭审之后,江秋莲短暂地接受了媒体采访,随后赶往墓地看望江歌。女儿去世后,江秋莲一直算着日子度日,“今天是江歌遇害的第1894天。”

怀念女儿

经常想象她还活着的场景

江歌去世后,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江秋莲都会给女儿上香,每逢节日都会去墓地看她。“我看到过江歌受伤后的身体,也看过江歌家门口沾满江歌鲜血的馄饨,那是江歌带给刘鑫的。”

江歌去世的这五年,江秋莲是强撑着精神度过的,她经常会想象女儿还活着的场景。有一次,她在电梯里看到一个长发飘飘、身材瘦小的女孩,觉得像江歌,心里一再努力克制抱住女孩的冲动想法,但还是突然很冒昧地抱住了她。面对和江歌年龄相仿的记者,江秋莲也随时随地想象着,江歌是否喜欢她们穿的衣服、戴的帽子和眼镜。

江秋莲经常想象,江歌已经毕业、工作、结婚生子,那时自己就能像很多家庭主妇一样,做饭、洗衣、打扫卫生、帮女儿看孩子。“那就是我最向往、最幸福的生活”。

因为江歌被害一事,江秋莲和很多女网友成了朋友,很多女孩向她诉说自己的经历,理解了父母的不易,改善了和父母的关系,“能帮到其他孩子,心里也感到些许欣慰。”江秋莲说。

捍卫尊严

整理网友侵权证据交律师处理

温暖之外,部分网友的侮辱、诽谤也让江秋莲五年来感到难过,“真的是用笔在伤人,和陈世峰所持的那把刀是同样的道理。”江秋莲不厌其烦地独自整理网友侵权的证据,整理过程给她带来了极大伤害,如今已交由律师代为处理。

2020年,江秋莲曾起诉福建建瓯林姓网民侮辱、诽谤自己和江歌,如今立案已经一年多,暂无开庭通知。此前,江秋莲在上海的一起刑事自诉案件中胜诉,网友谭斌被以侮辱、诽谤罪判刑一年六个月。

很多人觉得江秋莲和网友纠缠太耗费精力,江秋莲认为,受伤害的人就应该拿出法律武器,“他在我这摔了跤,再想伤害别人的话,是不是会考虑一下代价?”一些生活中遇到苦难的人也给她留言评论,说从她身上看到生活的勇气。

未来计划

有意将所有案件赔偿款捐出

因为此前接受社会帮助,江秋莲被质疑靠卖惨获取巨额捐款,江秋莲记得,一审庭审时,刘鑫的律师当庭说,她是江歌案最大的受益人。这让她非常气愤。江秋莲坦言,女儿被害前,除了父母、女儿,她不欠任何人。因为女儿的事情,江秋莲确实接受过社会的帮助,她一直有意将所有胜诉案件的赔偿款捐出,把这份爱心继续传递下去。

如今,江秋莲新开了网店。谈及诉刘鑫案了结后的计划,江秋莲说,大家都劝她活下去,她会好好经营网店,自食其力地生活下去。

江秋莲开网店赚取佣*也被质疑是流量变现,江秋莲解释,自己只想做一个普通的电商,以此养活自己,希望客户出于真正需要而不是同情、可怜她,才来店里买东西。

今年,是陈世峰在日本服刑的第四个年头。日本司法机关每年两次向她邮寄陈世峰的服刑报告,今年收到的一份报告里,提及陈世峰因违反监狱管理规定,在半年内受到两次处罚。

江秋莲计划着,要依靠自己的劳动赚取经费,坚持进行网络侵权的诉讼,等到2037年陈世峰服刑结束回国后,她将对他再次提起诉讼。

本版文/本报记者  李佳楠  实习生  程佳维

案件背景

留学生江歌遇害 室友刘鑫有没有责任?

2016年11月3日凌晨,24岁的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东京租住的公寓门口遇害,凶手为同居室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2017年12月20日,陈世峰因故意杀人罪、恐吓罪被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处有期徒刑20年。

2019年10月28日,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一案在城阳区法院立案。2021年4月15日,该案一审开庭。江秋莲认为,刘鑫虽然没有直接参与陈世峰对江歌的故意杀人行为,但对江歌的死亡存在无可推卸的重大过错,向刘鑫索赔207万余元,包括死亡赔偿金111万余元,精神损害赔偿金30万元等。刘鑫的代理律师庭审时称,江歌的遇害是陈世峰的行为,刘鑫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

立案两年多后,江秋莲等来法院的宣判结果。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一审宣判,判决刘鑫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万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399013.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