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回应100亿建大学:有办法解决未来资金问题

2021-11-22 18:10:24

原标题:曹德旺回应100亿建大学:放心好了,我们有办法解决未来资金问题

11月20日,福州市人民政府与河仁慈善基金会签订关于建设福耀科技大学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福耀科技大学正式选址福州,这所应用研究型学府由曹德旺创立的基金会筹建,计划投资100亿元。

为何要发起设立福耀科技大学?学校培养学生的模式是怎样的?未来学校建设发展所需要的资金问题如何解决?

曹德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发起设立福耀科技大学有多方面因素,包括目前中国制造业高级管理人才断档的问题、一些培养制造业人才的学科跟不上市场需求和产业发展要求、德国教育模式的启发等。

“我们的办学方式是模仿欧洲、尤其是德国的办学方式,实行错位办学,瞄向目前制造业人才培养方面存在的短板,培养产业工匠式的领导人才。”曹德旺说,福耀科技大学的办学目标是成为中国制造业高级人才的摇篮。

建设一所大学需要长期、大量的资金投入,100亿元的投资远远不够,如何解决未来的资金问题?曹德旺表示,希望学校成为一所全社会共建共办的大学,吸纳和集中全社会的力量,同时也服务于全社会。“学校未来会接受外部资金的捐助,相信资金来源不成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福耀科技大学探索新型公办大学办学模式,其核心是基金会办学方式。对于基金会和学校的关系,曹德旺表示,“河仁基金会会对学校的发展提一些建议和要求,但不会参与学校具体的管理和监督,学校还是由政府来管理”。

近日,河仁慈善基金会理事会、监事会成员召开会议,对发起创立“福耀科技大学”的初步建设方案进行了讨论并达成共识。 图/受访者提供

近日,河仁慈善基金会理事会、监事会成员召开会议,对发起创立“福耀科技大学”的初步建设方案进行了讨论并达成共识。图/受访者提供

谈办学初衷

“助力解决中国制造业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断档的问题”

新京报:河仁基金会公告中提到,共同探索新型公办大学的办学模式。设立福耀科技大学是由你提出来的还是由福建省政府提出?

曹德旺:办学的事情是我主动向福建省委省政府提出来的,省委省政府对这个事情很支持,省领导召开了好几次会议,专门讨论办学的事情。

新京报:怎么想到要发起设立一所大学?

曹德旺:其实这个事情我已经计划了好几年了,办学这件事是受多方面的启发:

第一,目前中国制造业存在高级管理人才断档的问题。这几年很多制造业企业到处找高级工程师、工厂管理干部,企业之间挖来挖去,我们公司也有一些高级工程师,比如质量工程师、销售工程师、设计工程师等,被其他企业挖走了。制造业高级人才被挖来挖去导致了企业成本的直线上升,也对我们整个国家的产业发展不利。与此同时存在的另一个现象是,现在很多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没有地方就业。我就想着设立一所大学,招聘优秀的本科毕业生,培养他们成为中国制造业企业需要的专门的匠师级管理人才,助力中国制造业解决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断档的问题。

第二,目前我们国内大学培养人才的模式偏标准化,而且我们国内大学存在重虚拟经济、轻实体经济的倾向,这也是改革开放后我们的大学学习美国办学出现的一个结果。现在很多大学热衷于为虚拟经济培养人才,学科重点瞄向互联网、金融、MBA(工商管理硕士)等,而一些培养制造业人才的学科却跟不上市场需求和产业发展要求,一些制造业真正需要的高端人才没有地方培养。当前中国制造业和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升级的重要阶段,如果制造业人才的培养跟不上来,就会影响我们制造业结构和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

第三,办学还受德国教育模式的启发。我前段时间去德国,又考察调研了慕尼黑工业大学、亚琛工业大学,他们培养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方式和我们不一样,我非常羡慕他们能够那样办学。我觉得德国的教育方式有很多的地方值得我们学习,德国培养出来的人才很好用。比如,德国的大学聘请的教授都有工厂实践经验,我有一位朋友在德国去应聘一所大学的教授,但是没有被聘用,因为他没有在工厂工作的经历。在德国的大学里,有工厂工作经历的专家教授会教学生如何做实验、如何把理论知识转化为实践,学生毕业进入工厂可以直接上手。而咱们这里则是,大学生毕业后进入工厂,公司要花几年时间的严格训练,才能培养出上手的技术工人,而在德国不需要这个过程。

因此,我们的办学方式是模仿欧洲、尤其是德国的办学方式,实行错位办学,瞄向目前制造业人才培养方面存在的短板,培养产业工匠式的领导人才。

谈办学目标

“成为中国制造业高级人才的摇篮”

新京报:学校的办学理念是错位办学,“错位”具体表现在哪里?

曹德旺:我们办的是理工科的学校,设置的学科是当前培养制造业急需人才的学科。这些学科在当前的大学体系里有,但是我们采取的培养方式和当前大学的培养方式不太一样。

学校的定位是培养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我觉得我们落后在动手能力太差,想培养动手能力强的应用型研究类的人才去解决工厂当下遇到的实际问题。

新京报:按照你的设想,如何进行制造业人才的培养?

曹德旺:按照我的设想,我们要培养未来的工匠型领军人物。首先,在生源上,并不是谁都能来这所学校,会通过一定条件的审核、筛选,招聘优秀的本科毕业生。我们计划申请硕士学位的授权点,学生毕业可以拿到硕士研究生证书。教工方面,会实行市场化的待遇,在国际上聘请大量教授级别的工程师来训练我们的学生,学校的校长人选我们也会进行全球招聘。

第二,在教学上,实行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方式。学生除了要学习基础的专业理论课程,我们还会教学生把所学的东西转化成生产能力——学校会建很多的实验室供学生进行实操,同时,我们还会和很多的工厂合作,让学生走向工厂运营的第一线进行实操。

第三,在专业设置上,我们可能会设置七八个学科,这些学科大部分是制造业类专业。但有一个学科是经济管理类,所有学科学生均要接受经济管理类课程的培训学习。比如,学生的专业课学分可能占70%,经济管理类课程的学分占据30%。

第四,我们要培养的还必须是国际化人才。我们有可能会进行全英语授课,未来我们还计划和全球培养制造业人才的顶尖高校进行合作,比如设置交换生项目,让我们的学生能走出去看看。

福耀科技大学的办学目标是成为中国制造业高级人才的摇篮,我们希望通过一系列高水平、全面的训练,培养出高端的、全面的、工匠式的人才,未来他们会成长为企业高管、工厂老板、产业领袖。

新京报:目前专业设置的构想出来了吗?

曹德旺:还没有出来。目前我们的公告是初步的讨论结果,我们后续还会多次论证办学方案和专业设置。

谈办学资金

100亿主要用于校园建设,未来会接受外部资金的捐助

新京报:河仁基金会计划总出资100亿元投入筹建“福耀科技大学”,这100亿主要用于什么?

曹德旺:这100亿主要用于学校的基础设施建设,就是建校园。

新京报:一所大学的建设发展需要长期、大量的资金投入,未来的资金问题如何解决?

曹德旺:我知道办一所大学非常昂贵,大家放心好了,我们有办法解决资金的问题。未来的福耀科技大学将会是一所公立大学,也会有部分财政拨款。而且未来我也会帮学校想办法筹款、拿钱。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欧洲的大学并不完全依赖财政拨款,但他们并不缺钱。比如,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一年大概需要14亿欧元的经费,有6亿欧元是政府拨款,8亿欧元是学校募集的钱,学校通过服务企业得到赞助。

新京报:未来福耀科技大学会接受外部资金的捐助?

曹德旺:那是肯定的。福耀科技大学本身是整个社会的大学,学校服务于中国的高端制造业,我们的高端产业本身并不缺钱。我帮他们解决问题,他们也很愿意来赞助学校,国外不都是这样吗?现在很多企业听说我要办这个大学的消息就找上门来,考虑和我们合作。因为现在很多制造业企业都缺高端的人才,中国又找不到培养高端人才、干部的学校。所以,我相信未来支持学校持续发展的资金来源不成问题。

新京报:会考虑和其他企业联办或者共建福耀科技大学吗?

曹德旺:有可能,福耀科技大学本身是非盈利性质,其他企业如果有意向参与,由学校视情况决定。现在没有一家企业有足够的力量来培养中国制造业需要的人才,我们希望福耀科技大学成为一所全社会共建共办的大学,吸纳和集中我们全社会的力量,同时也服务于全社会。

谈未来

“会出任第一届董事会董事长”

新京报:学校探索新型公办大学办学模式,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曹德旺:福耀科技大学的“新”主要体现在由政府加公益基金出资建立一所公办大学,我们帮助学校深化改革,实行党委领导下的董事会或者理事会负责制。学校未来也要适应董事会或者理事会的管理模式,因为只有适应了董事长或者理事会体制的管理,才会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学校的发展。第二个“新”体现在创办资金来源于非盈利机构,没有逐利的愿望。

我们基金会只是赞助办学校,负责建设校园。河仁基金会对学校的发展会提一些建议和要求,但基金会不会参与学校具体的管理和监督,学校还是由政府来管理。

新京报:未来你会参与学校的一些具体的工作吗?

曹德旺:我会出任第一届董事会的董事长。

新京报:对你来说,在75岁发起设立一所大学意味着什么?

曹德旺:我个人的成就是受益于党的改革开放的政策,我挣了那么多的钱。我想把这些钱再还给这个社会,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同时这也意味着一种背水一战的挑战,但我们做什么事情没有挑战?办学这件事,成则可为人生加分,如失败,你也可以想象可能的后果。因此,我对办好这所大学志在必得。

新京报首席记者侯润芳 编辑赵泽 视频编辑吉喆 校对刘军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392281.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