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对立陶宛发出重大信号:触碰红线必将付出代价

2021-11-22 00:08:56

今年以来,波罗的海小国立陶宛在涉台问题上不断挑衅,公然在国际上制造“一中一台”。11月18日,立陶宛不顾中方严正抗议和反复交涉,允许台湾当局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中国外交部今天(21日)正式宣布,将中立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

立陶宛随即声称对中方决定表示“遗憾”,同时还在狡辩称,“立陶宛重申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但同时也有权扩大与台湾的合作,”包括建立“非外交使团”。

事实上,这并不是首次中国首次因涉台问题将外交关系降为代办。1981年,因荷兰政府批准荷公司售台潜艇,中国政府将中国驻荷兰大使馆降为代办处。直到1984年2月1日,在荷兰拒绝向荷公司发放向台湾出售潜艇的许可证,并承诺不再批准向台湾出售武器的基础上,中荷两国才恢复大使级外交关系。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告诉观察者网,中国将中立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对立陶宛领导人来说是重大信号:第一,立陶宛的行为触及了红线;第二,中国肯定会采取措施报复;第三,除非立陶宛纠正错误行为,否则中方将持续推进相关反制措施,比如驱逐对方大使,把大使馆直接降为代办处,乃至直接断交等等。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在触碰“台湾问题”红线后,不付出代价,即使强如美国。

中方对立陶宛发出重大信号:触碰红线必将付出代价

代办,最低一级的外交代表

外交部11月21日宣布,立陶宛公然在国际上制造“一中一台”,背弃立方在两国建交公报中所作政治承诺,损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严正抗议,决定将中立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

那么,何为代办级?

据外交部网站介绍,外交代表分为特命全权大使、特命全权公使和代办三级。

特命全权大使,简称大使,是最高一级的外交代表,系一国元首向另一国元首派遣的代表。享有完全的外交特权和豁免权,并享有比其他两个等级的外交代表更高的礼遇。在现代外交实践中,互派大使级外交代表是各国通行做法。

特命全权公使,也是一国元首向另一国元首派遣的外交代表,只是其所受礼遇次于大使,所享有的外交特权和豁免权与大使相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任命特命全权公使一级的外交代表已越来越少,绝大多数国家都把特命全权公使升格为特命全权大使。

代办,是由一国外交部长向另一国外交部长派遣的,它是最低一级的外交代表。代办所受礼遇低于大使、公使,但所享有的外交特权和豁免权与大使、公使相同。

1954年以后,我国先后与英国、荷兰根据双方政府协议,曾互派代办,其任务是继续谈判建立外交关系事宜并办理侨务和商务业务。这是建立正常外交关系前的一种特殊做法。

立陶宛公然制造“一中一台”,拉欧美撑腰

今年以来,波罗的海小国立陶宛在涉台问题上不断挑衅,公然在国际上制造“一中一台”。

2021年5月,立陶宛正式宣布退出中国中东欧跨区域合作机制“17+1”,不仅自己退出,还呼吁其他欧盟国家一起退出。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声称,“17+1”模式正在分裂欧盟,欧盟成员国应当一同退出该机制。

此后,立陶宛与台当局不断“升温”,双方积极互动,6月22日,立陶宛宣布将捐赠2万剂阿斯利康疫苗给台湾地区。

6月30日,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又宣布,该国正规划在台湾等东南亚地区成立“代表处”。7月5日,立陶宛经济与创新部长阿莫纳伊特再次表态称,立陶宛预计今年10月或11月在台湾设立办事处,目前立陶宛政府正在进行相关的立法程序。她扬言,不担心中国(大陆)制裁。

此后,台当局变本加厉,7月20日,台当局宣称,经台湾与立陶宛政府双方同意,台湾将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同时称,“驻立陶宛代表处”是在欧洲国家第一个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更能让欧洲朋友明白其代表2350万台湾人。

对于立陶宛背信弃义的行为,中国予以严正回击。8月10日,外交部表示,决定召回中国驻立陶宛大使,并要求立政府召回驻中国大使。9月3日,立陶宛驻华大使米凯维切涅在北京隔离21天后,便匆匆打道回府。

11月18日,台当局外事部门宣布,“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正式挂牌运作,代表处自即日起将负责立陶宛全境包含“领事”等业务。

对此,外交部11月21日宣布,将中立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对此,立陶宛回应称,对中方将中立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的决定表示“遗憾”。但同时还在狡辩称,“立陶宛重申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但同时也有权扩大与台湾的合作,”包括建立“非外交使团”。

中方对立陶宛发出重大信号:触碰红线必将付出代价

兰茨贝尔吉斯资料视频截图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立陶宛一面与台当局积极互动,另一方面,小动作不断,不断寻求美欧支持,甚至与拜登政府“一唱一和”,炒作台湾问题。

8月,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话,“倒打一耙”地宣称双方同意采取“双边协调行动”,以应对所谓来自中方的“胁迫行为”。

9月,美国安顾问沙利文又与立陶宛总理希莫尼特通话,为立陶宛“撑腰”。

11月19日,立陶宛经济部长奥林·阿莫奈特(Ausrine Armonaite)向路透社透露,立陶宛将与美国进出口银行签署一项6亿美元的出口信贷协议。路透社称,立陶宛是在“惹怒中方”的情况下,有望获得美国的贸易支持。

中方可能持续推进相关反制措施

历史上,1981年5月5日,因荷兰政府批准荷公司售台潜艇,违背了1972年中荷关于外交关系升格的联合公报原则,中方照会荷方,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自即日起将中国驻荷兰大使馆降为代办处并期待荷兰政府也采取同样措施,将其驻华大使馆降为代办处。5月11日,荷兰宣布接受中国政府将驻荷兰代表机构降为代办处的决定,并表示从即日起降低荷兰驻北京代表机构级别。

直到1984年2月1日,在荷兰拒绝向荷公司发放向台湾出售潜艇的许可证并承诺不再批准向台湾出售武器的基础上,中荷才发表联合公报,决定从即日起恢复大使级外交关系。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告诉观察者网,中国有一整套政治、经济、军事的政策工具,足以捍卫国家利益。中国宣布和立陶宛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发出的信号是:第一,立陶宛的行为触及了红线;第二,中国肯定会采取措施报复;第三,除非立陶宛纠正错误行为,否则中方将持续推进相关反制措施。

这样的政治压力,对普通老百姓而言确实可能不会立即清楚的感受到,但对领导人来说是重大信号。如果立陶宛一意孤行,不把台湾的所谓“代表处”关掉,之后还会有梯次升级的措施。

比如驱逐对方大使,把大使馆直接降为代办处,乃至直接断交等等。上世纪美国出售F-5E战机后,我们就召回了驻美大使;荷兰向台湾出口潜艇,我们驻荷兰使馆就变成了代办处。也可以在用事实上降为代办级的方法进行回应。这一轮中方采取公开宣布降级的方式,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但同时保留了必要的弹性与灵活,这是中方对双边关系负责任的重要表现。

中国的措施要与目标相匹配,一方面要清晰表达意志,另一方面也要确保国际环境不会恶化,现在有诸多势力正等着中国应对失当,加以利用。我们要有信心,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在触碰“台湾问题”红线后,不付出代价,即使强如美国,也清楚代价所在,只能采取模所谓的“模糊政策”。(文/观察者网丁悦)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392163.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