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集中收集率竟达100.92%!环保督察揭开真相

2021-07-18 20:02:12

原标题:长沙市生活污水集中收集率竟高达100.92%!是错报还是不负责?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揭开背后真相

眼下,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正在向湖南等8省(区)反馈督察情况。

7月16日,中央第六生态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向湖南省反馈督察情况时公开的一个细节令人回味。督察组透露,湖南省住建厅发布的长沙市生活污水集中收集率高达100.92%。

疑惑来了,按理说长沙市生活污水集中收集率最高也就100%了,多出的0.92%是怎么来的呢?对此,督察组给出的答案是“湖南省住建厅对城市污水管网改造重部署、轻督促,对任务完成情况只调度、不核实”。不仅如此,督察组说,他们两次提供的老旧污水管网改造数据有明显出入。

在曝光湖南省住建厅对城市污水管网改造任务完成情况只调度、不核实的同时,督察组还披露了督察中发现的其他问题。

为开发旅游资源申请将保护区降级

2021年4月,督察组对湖南省进行了为期1个月的第二轮督察。第二轮督察发现,第一轮督察移交的一些问题仍没有整改到位。

督察组说,湘西州花垣县属于“锰三角”区域,历史遗留锰渣处置不力。早在2016年至2017年的第一轮督察时,督察组就对问题给予指出。但是,2021年4月进行的第二轮督察仍然发现“锰三角”区域的振兴公司锰渣库渗滤液处理工程不正常运行,同时,民乐镇、猫儿乡、排吾乡锰矿区污水处理厂改扩建工程建设滞后,部分含锰污水排入外环境。

图为2021年4月,中央第六生态环保督察组在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与电解锰企业负责人开展座谈

图为2021年4月,中央第六生态环保督察组在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与电解锰企业负责人开展座谈

督察组认为,“锰三角”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主要是湖南省一些地方和部门思想认识有偏差,对生态环保紧迫性认识不够,存在畏难情绪多、依赖思想重、新发展理念树得不牢等问题。

督察组说,邵阳市为引进吉电长乐光伏项目,在项目尚未取得任何行政许可情况下,主动协调调整区域用地规划,默许企业毁林占地;永州市为开发湘江源森林公园旅游资源,申请降低湘九公路涉及保护区域等级等都属于这种情况。

此外,湖南省违规上马的“两高”项目也与此相关。据督察组介绍,湖南省在编制省“十四五”能源发展规划时,未落实《关于全面推动矿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的“全面退出石煤开发”要求,仍允许怀化发电项目采用当地石煤作为燃料;湘钢集团东安石灰石矿资源综合利用项目未进行能源评估就已开工建设;怀化市为引进日产8000吨熟料水泥生产线,在省内熟料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依然接受其他省外出让熟料产能进行置换。

被督察组点名的还有,郴州市鲁塘矿区废弃矿山占地560公顷,遗留生态环境问题长达十余年未开展整治;全省数十万吨历史遗留及每年新产生的数千吨砷碱渣未得到有效处置;湖南省住建厅对全省城镇生活垃圾处理能力底数不清,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推进不力;湖南省农业农村厅对化肥减量工作重视不够,仅2019年明确减量指标任务,工作部署推进不力;湖南省交通运输厅港口码头污染问题整治走过场,仅靠调度统计表来掌握情况,工作不严不实。

督察组透露,株洲市、衡阳市先后因督察整改不力被国家有关部门公开约谈。

株洲市报送老旧管网数据明显作假

据督察组介绍,湖南省未按要求完成“十三五”老旧污水管网改造任务,生活污水收集缺口大,全省雨污合流制管网占比达38.6%,城市污水处理厂进水COD浓度普遍达不到设计标准。

长株潭城市群是湖南省经济发展的核心增长极,但污水管网短板问题非常突出。督察组表示,长沙主城区一半排污管网为雨污合流制,株洲主城区雨污混接2761处,湘潭主城区近50公里污水管网存在断头、缺失问题,且有多处管网空白区。3市沿湘江建有107个排渍泵站,普遍存在混排生活污水问题。

“2020年以来,长沙市仅小西门、赵洲港两个泵站就向湘江抽排1127万吨雨污混流水,石碑大港排口排放5890万吨雨污混流水进入湘江二级支流圭塘河。”督察组说,“十三五”期间,株洲、湘潭2市老旧污水管网改造任务完成率仅分别为7.3%、9.7%。株洲市3次报送的老旧污水管网改造数据前后出入较大,存在重复统计、一数两用问题,均与实际情况存在较大差距,明显作假。

督察组还发现,湖南省化肥减量数据统计部门和农业农村部门各有“一本账”,且差异较大,数据虚假失真。其中,常德市汉寿县临时编造化肥减量虚假台账应付督察组;益阳沅江市上报通过减少水稻、油菜等种植面积实现化肥减量,但现场核查发现,实际种植面积不降反增。

此外,督察组查出,湖南省生活垃圾处理短板明显。全省95座垃圾填埋场有31座超设计能力填埋,占比达32.6%;码头污染防治不到位,湘潭市港口码头污染防治屡治屡落空,对诸多既有问题谎报瞒报。

图为2021年4月,中央第六生态环保督察组在湖南省湘潭市现场检查某码头废水处理设施并采水样

图为2021年4月,中央第六生态环保督察组在湖南省湘潭市现场检查某码头废水处理设施并采水样

6950座废弃矿山生态修复率不到45%

湖南省部分区域及工矿场地重金属污染严重,涉重尾矿库、废弃矿山多,部分历史遗留涉重废渣治理进展迟缓,这是督察组在湖南督察时发现的突出问题之一。邵阳县长阳矿区2万余吨废渣侵占土地;娄底市2020年砂石土矿开采量达4304万吨,超出“十三五”规划要求的年开采量近1倍;怀化市溆浦县5家硅砂开采企业附近山体植被大面积被破坏;张家界市210多家大理石、方解石采石制砂企业多点无序开发,非法毁林占地时有发生。

“全省各类废弃矿山达6950座,大部分未落实‘谁开发、谁治理’要求,生态修复率不到45%,部分修复工程浮皮潦草。”督察组指出,怀化市547座废弃矿山,70%未开展治理修复,大量酸性含重金属淋溶水直排;娄底市368座废弃矿山中超过2/3未开展治理修复,其中79个矿洞排放强酸性废水;湘西州49座需要开展治理或闭库尾矿库,仅完成闭库10座;邵阳市应完成治理的26座尾矿库,尚有11座未开展治理。

督察组说,湖南省废弃矿山生态修复机制不够完善,后续恢复治理多由属地政府兜底埋单。

督察组发现,湖南省工业园区环保水平较低,普遍存在园区规划环评执行不严、环境保护基础设施建设运行管理不到位、企业环境违法现象时有发生等问题。2019年以来,全省十余家产业园区因环境问题被省级及以上生态环境部门挂牌督办。

对督察发现的这些问题,督察组要求湖南省抓紧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个工作日内报送党中央、国务院。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实情况要按照有关规定向社会公开。对失职失责问题,要责成有关部门进一步深入调查,厘清责任,严肃、精准、有效问责。对需要开展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或需要提起公益诉讼的,按有关规定办理。

督察组透露,截至6月底,督察组交办的3321件群众举报问题,湖南省已办结或阶段办结3091件,其中责令整改1862家;立案处罚419家,罚款2251.82万元;立案侦查56件,拘留48人,约谈194人,问责217人。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368391.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