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会第一天,就有人提到了中国

2021-06-12 23:53:06

原标题:G7峰会第一天,就有人提到了中国

当地时间6月11日,七国集团(G7)峰会在英国康沃尔郡卡比斯贝正式开幕。由于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这是近两年来G7领导人首次举行面对面会议。

不过,G7峰会召开的第一天,场面似乎有点尴尬。

正值G7峰会召开之际,峰会会场周边举行了多场抗议行动,抗议民众指责G7集团并没有采取实际措施应对全球挑战,空谈多于行动,一则标语中写道“G7做过值得骄傲的事吗?”

抗议活动并没有干扰G7领导人开会的日程。预计G7峰会将主要讨论公共卫生、经济复苏以及气候变化等问题。对此,德国总理默克尔表态希望能与中国展开合作。

当地时间6月11日,默克尔在记者会上表示,在应对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方面,“没有中国,我们将永远也找不到解决办法”。

在抗议声中开幕的G7峰会

G7集团由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7个国家组成,成员国每年轮流出任主席国并主办年度峰会,今年便轮到在英国举行。

除七国领导人外,澳大利亚、韩国、印度、南非领导人以及欧盟代表也出席了此次峰会。

从参会领导人间的互动来看,他们似乎对此次峰会的召开很是激动。视频中显示,领导人间以“击肘礼”打招呼,法国总统马克龙与美国总统拜登“相谈甚欢”。马克龙发布推文还不忘“艾特”拜登,写道“我们决心有所作为”。

 游客们正在看由电子垃圾制作的“回收山”。/《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游客们正在看由电子垃圾制作的“回收山”。/《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然而,G7集团领导人的激动心情没能感染会场周围的抗议人群。

就在G7峰会召开的当天,康沃尔郡多地举行抗议活动。抗议者举着“抵制G7集团”的标语,指责G7集团空谈多于行动,没能为应对全球挑战做出实际行动。

抗议主题包括疫苗分享、海洋环境、气候变化以及生物多样性等。英国《卫报》指出,数千名抗议者计划在海滩、街头举行示威活动。

为应对抗议活动可能带来的混乱,英国政府向会场周边增派了不少警力。据路透社报道,根据康沃尔郡和德文郡警方提供的数据,共出动了6500名警员和工作人员以维持秩序。

除抗议活动外,还有不少人选择以创造作品的方式表达对G7集团的不满。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尊以拉什莫尔山(Mount Rushmore)为原型创造的G7领导人雕塑,被称作“回收山”(Mount Recyclemore)。创作者Joe Rush表示,G7集团每年生产近1590万吨电子垃圾,其中美国生产的电子垃圾总量占比最高,“我希望这件作品能刺痛他们的良心”。

默克尔强调应与中国合作

尽管外部抗议不断,但G7峰会仍在继续。

本次G7峰会的一大主题便是疫苗分享。G7领导人承诺,将向全球提供至少10亿剂新冠疫苗。《华盛顿邮报》指出,此前美英等G7成员国一直被批评大量囤积疫苗,远超国内实际需要,并且排挤贫穷国家。不少人认为,如今才承诺疫苗分享,不过是想消除国际舆论负面评价。

G7集团的疫苗分享计划也遭到了活动人士批评,他们认为G7集团的疫苗分享计划“缺乏雄心,速度太慢”,这表明西方国家领导人在应对百年来最严重的公共危机时,准备尚未充分。

还有部分人质疑G7集团是否能切实履行承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许多次G7峰会都以大胆的言辞收尾,但当领导人返回各自国家后,却很少做出切实行动。

2018年的G7峰会就是一个典型的失败案例,2018年,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拒绝在G7联合声明上签字。

欧盟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安东尼·德沃金补充道,

G7集团也未能兑现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这些都让人们对富裕国家的承诺产生了怀疑。”

另外,英国首相约翰逊还在开幕致辞中强调了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的重要性。他表示,大型经济体需要确保世界以一种更公平的方式复苏,注重可持续性,避免重犯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现社会各领域复苏不平衡的问题。

预计气候变化以及生物多样性也将是G7峰会议题之一,默克尔在记者会上强调了与中国合作的重要性,她表示G7国家希望与各国共同合作努力,特别是在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领域,“如果没有中国,我们永远也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G7领导人正在淡化特朗普的影响

根据目前看到的峰会视频,2021年G7峰会的氛围要比特朗普参会时“轻松”不少。

拜登似乎在扮演“传统”的美国总统形象,安抚盟友,并向盟友们保证他不是为了制造“波澜”而来。

这与特朗普形成了鲜明对比,特朗普曾嘲笑G7集团过时,2018年还拒绝在G7联合声明上签字,指责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说假话,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华盛顿邮报》指出,G7集团的合作曾在特朗普执政4年间“分崩离析”,在峰会开幕当天,G7领导人都在尽最大努力表明,他们已经翻过了“特朗普时代”。

G7领导人试图展示,“特朗普时代”的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G7领导人试图展示,“特朗普时代”的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然而,特朗普带来的影响,并不会因为圆桌会议上换了个人就被简单消除。

一方面,虽然拜登一再强调要修复“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但这仍然不足以缓解盟友国家的焦虑。路透社指出,不论是G7集团,还是北约和欧盟,领导人们都担心美国政治会再次出现摇摆。

“这是特朗普1.0和特朗普2.0之间的过渡期吗?没人知道。”前欧盟驻华盛顿大使戴维·奥沙利文说道。

另一方面,拜登的外交政策中同样有“美国优先”的影子。此前,拜登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一再表示,美国的外交政策应首先有利于美国的中产阶级。路透社指出,事实上,对于欧洲政府而言,这就是“美国优先”的委婉说法而已。

《纽约时报》指出,尽管拜登试图在G7峰会上展示良好形象,但拜登对与盟友协商妥协的兴趣并不比他的前任高多少。由此看来,在“美国回来了”的口号下,G7集团内部分歧并不见得会较特朗普时期有多少改善。

文/若曦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354800.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