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熙北伐:赵光义堪为绝妙的战场布局,却遭遇惨败收场

减水书生 2020-10-18 01:15 103

你好,我是减水书生,与您一同品味历史、感悟思辨。

公元986年,北宋发动第二次幽州之战。

举国荟萃的三十万大宋禁军,从太行山东西两侧同时发起进攻。战场宽度,跨越了今天的山西与河北北部。同时,大宋水师已在渤海湾集结,随时准备进攻辽国腹地。

中心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幽州(今北京)。

决胜于千里确实豪迈,但在冷兵器时代,你怎么完成一个千里战场的大布局?除了机动性与冲击性兼备的草原骑兵,几乎无法做出这样的布局,甚至也不敢这么做。一个原因是通讯不畅、协调不能;另一个原因是速度不够、难以同步。

但圣明非常的赵光义,却在1000多年前就完成了这个千里战场的大布局。

三十万北宋精锐,分作三个方面军,向幽州碾压推进。

东路方面军,以曹彬为幽州道行营前军马步水陆都部署,以河阳三城节度使崔彦进为副帅,从雄州向保州、涿州方向运动。

另以米信为幽州西北道行营马步军都部署,汾州观察使杜彦圭为副帅,从雄州向新城方向运动。

中路方面军,以田重进为定州路行营马步军都部署,以吴元辅、袁继忠为都监,沿太行山东麓北上,从定州出发,直取飞狐口(今河北涞源),再向蔚州方向运动。

西路方面军,以潘美为云、应、朔诸州行营马步军都部署,以云州观察使杨业为副帅,从雁门关出发,直取云、应、朔、寰四州,再向蔚州方向运动。

这三个方面军,主要以太行山和华北平原为分野,组成了一个左刺拳开道、右重拳待发的凌厉攻势。

西路和中路,作为开道的左刺拳,疯狂进攻。中路田重进所部,突破飞狐口后,直取蔚州(今河北张家口蔚县);西路潘美所部,扫荡云、应、朔、寰四州之后,与中路会师蔚州。中西两路完成会师以后,形成一个更强悍的左直拳,直接推进到幽州城下。

潘美的东路,作为主力,拥兵二十万,缓步向幽州推进,但不能太快。等到中西两路扫荡山后诸州以后,这一手重拳,才能以重剑无锋之势碾压幽州。

这个布局有问题吗?

有问题,而且问题非常大。

第二次幽州之战的中心目标是河北幽州(今北京),而不是山西云州(今大同)。所以,北宋应该集中全部主力突破幽州。

但这个问题也是这个布局的巧妙之处。因为凡是你知道的、也是敌人知道的。北宋要主力猛砸幽州,契丹自然也要主力集中幽州。甚至,契丹还会以云州、蔚州为跳板,对宋军主力实施牵制进攻。

所以,赵光义的做法就是在管理对手:让契丹人眼睁睁地看着北宋拿下其他十五州,而自己却只能呆在幽州城里胆战心惊。

重剑无锋的东路主力,距离幽州最短,所以能够始终威胁幽州的辽国主力。而面临威胁的辽国主力,只能老实待在幽州城中,根本无力支援山西与河北方向的山后诸州。草原骑兵兼具机动性和冲击性。但是,在北宋这个布局之下,就会完全丧失机动优势,只能硬碰硬地死磕。

于是,北宋的左刺拳和左直拳,完全可以实现对山后诸州的扫荡。在拔掉其余十五州后,北宋的两个拳头将会猛砸幽州。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就是以这套战法打垮了法国。德国南部军团采取守势,甚至撤退诱敌,致使法国军队始终集中在南部战线。而另一支德军主力,则快速迂回,从法国北部实施闪电突袭。

这么做,当然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宋朝在国力上碾压契丹,宋军在野战上能与辽军争锋。简单总结就是:北宋要在国力和军力的双重碾压的情况下,以最高的效率、最稳妥的战法,实现战略目标、夺取幽州。

为什么不能由东路大军直取幽州?

在平坦的华北平原上,北宋的步兵,根本不可能一下就突破到幽州城下。宋军只能依靠战略上的布局来管理对手。之所以第一次幽州之战能够兵临幽州城下,是因为赵光义打了契丹人一个措手不及。北宋举国来犯、四面吊打幽州,而草原骑兵却还没有集结。

然而,无论怎么说,第一次幽州之战,仍是一套中二骚操作。但中二只是在不该冒险的时候非要冒险,冒险失败了才叫中二、冒险成功了则叫雄武。关键是中二并不代表不聪明。赵光义虽然遭人诟病,但这个人并非不聪明。第二次幽州之战的攻势布局,堪称绝妙。

但绝妙的布局,却遭遇了惨败的收场。

中路田重进所部,势如破竹。二月出兵定州,直扑飞狐口。三月与辽军接火,宋军野战全胜,辽军全军覆没,田重进直下飞狐口。三月下旬取灵丘(今山西灵丘),四月下旬取蔚州(今河北蔚县)。

中路宋军,锋芒毕现。而西路军比中路还要彪悍。潘美与杨业所部,三月,在寰州(今山西朔县)城下,直接击溃辽军野战部队。之后,宋军立即强攻寰州、寰州城克。随后,兵临朔州(也在今山西朔县),朔州投降;兵临应州(今山西应县),应州投降。四月,宋军兵临契丹重镇,幽云十六州的山西中心云州(今山西大同)。辽军殊死抵抗,但守城从来不是契丹的强项。于是,宋军猛攻云州,云州陷落。

辽宋拼杀一个多月后,寰州、朔州、应州、云州以及蔚州,幽云十六州的五州已为宋有。

这时候的契丹辽国在忙什么?

契丹的幽州主帅,是大辽名将耶律休哥。但名将无兵,就是巧妇无米,所以根本无力支援山后九州(云、蔚、应、寰、朔、儒、妫、武、新)。因为幽州的前面就是大宋的真正主力,拥兵20万的东路曹彬所部。而此时曹彬所部同样攻势凌厉,已经攻克涿州,大宋取一州。而耶律休哥却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宋军在幽州之外攻城拔寨。

契丹的草原援军呢?

援军已经上路,不仅及时而且给力。第二次幽州之战在三月初五爆发,契丹方面在三月初六接到战报。铁娘子萧太后,立即发布总动员令,辽国各地兵马蜂拥幽云十六州。草原牧民,也立即扔下马鞭、操起马刀,瞬间集结。同时,还在进攻女真的契丹远征军,也立即停止征战,回援幽州。这支远征军的统帅是耶律斜轸,宋辽之战几乎从来都没能少了这个人。

耶律斜轸立即赶赴幽云战场的山后九州,对战蔚州的潘美和田重进所部。

林牙勤德率兵赶往平州(今河北卢龙),在这里设置重兵防止宋军渡海。

辽东京(今辽宁辽阳)留守耶律抹只,立即率军奔赴山西与河北战场。

关键是三月三十日,契丹萧太后和辽太宗御驾亲征了,从辽中京(今内蒙古赤峰)出发,直接开到了驼罗口(今河北涿州东北)。

幽州危机四伏,但大宋禁军一直没能接近。取决大战胜负的关键点,不是幽州,而是涿州。

而就涿州这个关键点,宋军的最强主力、雍熙北伐的待命重拳,东路曹彬所部的二十万大军,却在涿州自己人玩自己人了。

曹彬所部的攻势同样凌厉。三月十三日,二十万主力宋军已经攻占涿州。而涿州和幽州之间,是120里的一马平川。所以,耶律休哥这位大辽名将只能龟缩在幽州城里。他纵使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离开幽州半步。120里的距离,曹彬这位大宋的顶级武将,只要抓住战机,随时都能强取幽州。所以,耶律休哥只能等,一个是等大宋犯错误;一是等契丹的草原援军。

而这两个战机,耶律休哥全都等到了。

首先是大宋犯错误。

因为推进太快,所以二十万宋军的粮草后勤出了问题。兵到了,但是粮没到。

然后呢?然后曹彬这位大宋顶级名将,撤军了。曹彬的东路军,从涿州退回了雄州。

起初,赵光义接到前线战报,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中路和西路打得非常不错,完成了全部战略任务;忧的则是:东路宋军打得太快,不仅占据涿州,甚至北渡拒马河。

但是,当接到曹彬退出涿州的战报后,赵光义彻底惊了。怎么还能退回来,就是蓄力攒势,也不能往后退啊?

岂有敌人在前,而却军以援刍粟乎?何失策之甚也!

但退就退了,所以只能命令曹彬主力与东路的另一支的米信所部会合,然后沿白沟河设防。

赵光义的诏令传到了曹彬的中军大帐,而中路和西路的捷报也传到了曹彬的中军大帐。曹彬坚决执行皇帝的命令,但属下的将军们不干了。这一次的作战任务是拿下幽州、收复幽云十六州。中路和西路,这两个偏师已经拿下了寰、朔、应、云、蔚五个州。而主力的东路大军呢?刚拿下一个涿州,却吐了回去。战后论功行赏,还能有东路将领什么事吗?

部将群情激愤,曹彬不知所措。不知所措之下,曹彬又做出了一个错误决策: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率主力大军再取涿州。

但是,这时候耶律休哥的第二个战机又等到了,草原援军开到。

于是,耶律休哥的军队立即开出幽州。从雄州到涿州之间,也就一百里路。但宋军足足走了二十多天。原因就是耶律休哥的契丹骑兵疯狂冲击,死活也要拦住宋军重新夺回涿州。二十天后,宋军抵达涿州。但是,萧太后以及草原的主力援军,也已经抵达涿州附近。然后就是:宋军发现自己在涿州被包围了。

这时候还能怎么办?只能赶紧撤,不撤就会全军覆没。

曹彬所部狼狈撤退,契丹骑兵疯狂掩杀。五月,曹彬所部在涿州西北的岐沟关被辽军包围。契丹萧太后亲自督战,宋军大败。就在当天夜里,曹彬这位全军统帅,居然逃跑了。宋军全线溃败,曹彬跑过拒马河之后,赶紧收拢残军。但耶律休哥再次杀到,宋军争渡拒马河,死者不可胜数。宋将李继宣率军杀到,与契丹追兵力战,终于延缓了耶律休哥的攻势。但是,在易州的沙河,契丹骑兵再次撵上宋军,宋军再被杀的惨败,死者数万人。

东路主力惨败之后,第二次幽州之战只能赶紧结束。

解决完河北战场,契丹将全部主力压向山后诸州,支援耶律斜轸。宋太宗赵光义的诏令,也以最快的速度传给了中路的田重进和西路的潘美。

田重进侵掠如火,退似雷霆,说退就退、毫不迟疑。因为这时候迟疑,就得死。

但是,西路的潘美所部却出了问题:一个问题是山西四州已是到手的肥肉,吞下去了、再吐出去,不甘心;另一个问题更麻烦,既然要吐出去,那就把肉吃掉、把骨头吐给契丹,把四州百姓全部带走。

曹彬二十万主力,为什么一直被动挨打?

原因就是契丹骑兵的机动性,它打你的时候,你跑不了;它不打你的时候,你追不上。所以,山西方面的潘美所部,一旦撤慢了,就会遭遇曹彬一样的困局。

但是,潘美和监军王侁却主张力战,要从雁门北川“鼓行而往马邑”。你这就是找死了。因为契丹的主力已经全都压向了山后诸州的山西段。问题是谁去打,潘美不去、王侁也不去,让猛将杨业去打。关键是派出去打了,潘美和王侁还不支援。可怜一代猛将杨业,就是被这两个人给玩死了。

杨业兵败狼牙村,退军陈家谷。但埋伏在陈家谷的北宋伏兵,却被潘美和王侁带走了。杨业孤军与契丹主力,血战陈家谷。最后,兵败被俘,绝食三日而死,其头颅被耶律斜轸割下、传首辽廷。

雍曦北伐,也称第二次幽州之战。此战,最恶劣的结果就是北宋经营多年的主力禁军,消耗殆尽。自此以后,北宋的中央禁军,无力再与契丹的游牧骑兵实施野战对决。

但赵光义堪称绝妙的战略布局,为什么遭遇如此惨败呢?

永远不要小瞧你的对手。契丹萧太后的反应,不仅神速而且果决。这位铁娘子直接带着儿子亲赴战场,整个草原全被发动起来起来。宋军是举国精锐,而契丹则是整个草原全线出击。契丹无论是重视程度还是力量配置,都不弱于北宋,甚至比北宋还强。赵光义始终没敢再次御驾亲征,而前线也始终没有一个主导全局的人物。

另一个是执行层面,具体就是曹彬的东路主力。这本来是一只蓄势的重拳,却在涿州这个地方自废武功了。一会儿进占涿州,一会儿退出涿州,一会儿又进占涿州。经过千辛万苦再次占领涿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包围了,于是只能再次退出涿州。折腾到最后,宋军的这只重拳始终没有打出去,反而被辽军主力消灭。机动性不够,却要来回运动,这是步兵的悲哀。

幽州之战的影响是什么?

宋朝不仅失去了杨业这种令辽军胆寒的猛将,关键是失去了堪与辽军野战的主力禁军。

东路二十万将士,几乎全被打残。而这些人是从数百万农民中挑选出来的举国精锐。他们屡经战阵,已经锤炼成能与契丹骑兵野战的精锐之师。

而失去了他们,大宋不知道要再花费多少金钱、多少时间,才能重新组建一支能战精兵。

第一次幽州之战后,辽景宗疯狂报复,但胜少败多。这位契丹雄主始终没能快意恩仇。而第二次幽州之战后,北宋将迎来契丹的再次报复,但宋军已经难堪大兵团的野战对决。

另外西北边疆烽火陡起,党项人在这个时候崛起了。北宋很惨,原因就是它要同时遭受两个崛起游牧民族的频繁打击。

雍熙北伐之后,宋朝不仅透支了财力民力,而且河北大地将会成为宋辽的主要战场。再加上对党项的频频用兵,北宋的财力面临了最严峻的考验。农耕经济虽然比游牧经济更有韧性,但仍旧应付不了昂贵的战争游戏。

所以,北宋自第二个皇帝赵光义开始,就已经进入到了一种疲于应付的时代。而其他王朝往往都是到了中期才会遭遇这样的困局。

突破幽云十六州,北宋可能会进入一条传统的帝国路径;但不能突破幽云十六州,北宋将会走入另一条历史道路。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281849.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