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受大家喜爱的烧烤,原来也是古人玩剩下的?

赫连勃勃大王 2020-10-17 07:28 68

特别让人感到惊喜的是,冬日里,能在金谷园供应的汤饼中现夏秋之际才有的韭根。这些韭芽,乃石崇让人挖地烧火建温室种植而成,耗费不菲。它们青翠可口,让人眼睛看着都舒服。

晋朝胡风日益流行,石崇庄园空气中满是烧炙的香味。特别是那些架在大铁架子上面烧烤的、源于并州地区的“貊炙”(整只动物放在火上烤),烟气腾腾,牛羊滴下的浓油在火中燃烧,散出诱人的香气。

金谷园

金谷园仆从们来自晋朝四处,拥有多种烤炙技能。貊炙以外,他们还会跳丸炙、饼炙、腩炙、肝炙,有人更善于用大牛的脊肉逼火偏炙出“棒炙”,烤出的牛肉味美含浆,割一面再烤一面,让宾客食指大动不已。

在座的南方士族,只有陆机、陆云等数人。但石崇金谷园中也有很多鱼鲜,各种鱼脯、鱼酱应有尽有,就连罕有的“逐夷”(用一种稀有鱼类的鱼肠制作的鱼酱),南来士人宾客面前的食案上都摆放一坛之多。茱萸、橘皮、花椒、桂皮、白梅、葱头、胡荽、安石榴等作料,以精美漆盒装盛,放在每个人手边。

金谷园

食品之外,金谷园中酒的种类就更让人眼花缭乱。除了最有名的酃醁酒以外,各色酒坛堆积,分类标识,有泰州春酒、朗陵何公酒、桑落酒、黍米酒、糯米酒、河东颐白酒、梁米酒、白醪、九酝酒、粟米酒、当梁法酒,以及装在琉璃瓶内的西域葡萄酒,等等。

除了“文章二十四友”以外,几乎洛阳所有高级士族都来到金谷园参加宴饮。特别是琅琊王氏家族,有王戎、王衍、王澄、王敦、王导等人,济济一堂,基本全部到齐。许多阀阅男子,行步顾影之际,涂脂抹粉,身挂香囊。

王戎 画像

匈奴刘氏子弟在刘和、刘聪带领下,也来到金谷园,他们皆坐在靠下首位置。刘曜刚刚从匈奴五部归来,坐了半天,对于晋朝内部的门阀士族之间的关系不是很清楚。饮酒之际,他就向刘和询问:“洛阳这么多王姓贵族,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王衍、王澄,是亲哥俩;王戎是他们的堂兄;王敦、王导是堂兄弟关系;他们二人,又是王衍、王戎的族弟。”刘和在洛阳日久,自然清楚大族谱系。“洛阳累世公卿、世代仕宦的门阀世族有许多,比如东海王氏、琅邪王氏、太原王氏、颍川荀氏、河东裴氏、清河傅氏等等。自汉朝以来,这些门阀士族的子孙族人,一代又一代,出任公卿高官,做过刺史、太守等职务的人,简直难以数计……”

刘和 画像

接刘和话头,刘聪端着酒觞,对刘曜说:“太原王氏的王昶、王浑、王济,乃北方王氏华族。他们祖孙三代,都与我们并州匈奴刘氏关系密切,与我们有通家之好。大都督七岁之时遭母忧,哀感旁邻,当时作司空的王昶闻讯后,非常嘉叹,亲自到我们刘氏居所吊祭;王昶之子王浑,与大都督交为挚友曾经让其子王济以子侄之礼拜敬大都督……数十年中,太原王氏与我们匈奴五部,情同骨肉,他们在朝中多次向武帝荐举大都督率领匈奴部落参加平吴战役或者去平定秦凉……”

“看来,交结这些门阀大族,对于我们匈奴部来讲,真的很重要啊……”刘曜感叹。他一面用一柄小刀神经质地割切一块牛肉,一面睁得眼睛,聚精会神盯着坐在上的那些高门巨宦。他那双极其灵活的眼珠,在眼眶里骨碌碌乱转。

刘曜 画像

这位已经习惯于匈奴五部生活的高大汉子环视着四周,不经意地暴露出他高傲而心不在焉的神情。于是,他开始专心致志大炙手中的“胡炮肉”——这种烤肉,乃将肥白羊以及羊脂切成细片,再放入豆豉、葱白、姜、盐、胡椒等调料。拌匀后,把羊肉羊脂放入清洗干净的羊肚内,放入地上一个挖好的坑内,长时间闷烤,端出后,味道香美异常。

除烤肉之外,刘曜还不停畅饮着香浓的酪浆。羊酪膻气,熏得一旁坐着的刘和不停皱眉。刘和久居洛阳,显然已经不适应这种东西。

刘氏兄弟谈论洛京世族的时候,与潘岳共坐一榻的索靖正在谈论他们。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281594.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