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建德的最后一天:当刽子手鬼头刀呼啸而下,顿悟兄弟义气要不得

唐风宋月 2020-10-17 07:18 192

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 七月二十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晴空中洋溢着欢快的气息。秦王李世民和齐王李元吉身披黄金甲,脚踏登云靴,跨乘青骓驹,率领徐世勣、尉迟恭等二十五将,重骑兵一万,轻骑兵三万,明甲执戟,浩浩荡荡,献伪郑皇帝王世充、伪夏国王窦建德二俘于太庙。

献俘之礼属于军礼,即报告胜利,献上虏获的战利品,此礼古已有之。隋唐的献俘仪式为:将被俘敌酋以白练捆缚带往太庙、太社作象征性的告礼,然后在玄武门行献俘礼。皇帝在门楼前楹当中设帐幄座位,文武百官及献俘将校在楼下左右班立,楼前稍南设献俘之位。百官到齐后,侍臣将班齐牌用红丝绳袋提升上楼,报知皇帝。

皇帝就座,百官三呼万岁行礼。侍臣宣布“引献俘”,将校把被俘者带到献俘位。侍臣当众宣读战胜敌军的“露布”(即“布于四海,露之耳目”的“献捷之书”)。刑部尚书奏告,将某处所俘执献,请交付所司处置。此时,如果皇帝下令处以极刑,就由大理卿带往法场;如果皇帝下令开释,侍臣便传旨先释缚,随即宣布释放。被俘者三呼万岁,再拜谢恩。文武百官也都再拜搢笏(把笏版插在腰带上)舞蹈,三呼万岁。

王世充被赦免其罪,贬为庶人;窦建德被推到西市,斩首示众。当刽子手的鬼头大刀呼啸而下,他蟠然悔悟,哥们义气害死人,兄弟义气要不得啊。

窦建德一生,靠兄弟义气起家,又靠兄弟义气败亡,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北周武帝宇文邕建德二年(573年),窦建德出生于贝州漳南(今河北故城县)。窦家虽然世代务农,但也是先前阔,对外宣称汉景帝窦太后之父安成侯窦充苗裔。其实这是名不副实的乱认祖宗,跟李渊自称陇西李氏,是汉飞将军李广苗裔一样。据陈寅恪先生考证,窦建德的窦姓出自鲜卑族纥豆陵氏。窦父希望儿子以后成为像宇文邕一样的一代雄主,于是便用当时年号给他起了这么一个霸气名字。

窦建德材力绝人,重然诺,讲义气,长大后成为当地一位赫赫有名的豪侠,跟单雄信差不多,靠一身功夫混江湖。徐世勣也是豪侠,只不过徐世勣是土豪,家大业大,养着好几百小弟,窦建德单雄信养不起小弟。

隋文帝开皇十三年(593年)春天,万物萌发,窦建德正在扶犁耕地,有人跟他闲聊,一个乡邻去世了,家人没钱安葬,愁苦无告,嚎啕大哭。窦建德听了,黯然叹息,当场把牛解下来,送给这位乡邻。要知道一头牛对于一个农户来说,那可是绝对的巨额资产。我小时候,家里养着两头牛,一黑一黄,每天精心侍奉,既怕雨淋,又怕饿着。因为如果没了牛,春天播不了种子,秋天收不回粮食,一家人就得挨饿。乡人一看窦建德二话没说就把耕牛送了人,不由对他刮目相看。

树大招风。附近盗贼听闻此事,心想这家伙肯定有钱,牛都舍得送人,可见家中财产不仅仅只有一头牛。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十几个人摸进了窦建德家中,图谋抢劫。窦建德听闻外面人声嘈杂,知道不对劲,持刀站在院子里,盗贼一进,卒起不意,砍翻三人。余人一看死了同党,赶紧退出院子,不敢进来。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看看天快亮了,盗贼就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凡事不要做绝,我们栽了,认怂,你把我们同伙的尸体还给我们。

窦建德说,没问题,你们扔根绳子进来。盗贼扔进绳子,窦建德脱下一个盗贼尸体的衣服穿在身上,把绳子绑在腰间,盗贼们把他拖出去,他忽然跃起,捉刀又砍翻好几个,盗贼们作鸟兽散。这下子出了大名,当地知县亲自褒奖,你也不要种地了,当个里正,维护治安吧。隋朝以百户为一里,每里置里正一人,负责掌管户口、赋役之事。

窦建德当里正期间,大力结交各路豪杰,跟刘邦当亭长,宋江当押司差不多,很快在江湖上声名鹊起。四方八面的豪杰纷纷慕名前来结交。父亲去世后,送葬者多达一千余人,送葬队伍绵延数里。但是窦建德不收一文钱礼金(所赠予皆让不受)。

大家读司马迁的《史记游侠列传》就会明白,窦建德所作所为完全符合游侠标准。游侠的特征就是: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还有一个关键因素,便是不爱钱。《游侠列传》中的朱家“振人不赡,先从贫贱始。家无馀财,衣不完采,食不重味,乘不过軥牛。”剧孟“母死,自远方送丧盖千乘。及剧孟死,家无馀十金之财。”汉武帝徙天下豪富于茂陵,“郭解家贫,不中訾”。

隋炀帝大业七年(611年),杨广首次征伐高句丽,全国募兵,窦建德身为“府兵”之一员,毫无疑问也在被募之列。府兵平时耕地,战时出征。巾帼英雄花木兰,其父便是一名府兵。窦建德进入军队,成为一名小队长(100人为一队,都是同乡近邻)。还没走,一个名叫人孙安祖的朋友前来投奔。孙安祖是个盗贼,前段时间偷了羊,被县令抓住打了一顿。此贼怀恨在心,刺杀县令,投奔窦建德处躲避追捕。

恰好此时,王薄在山东揭竿而起,自称“知世郎” ,作《无向辽东浪死歌》,号召老百姓不要去辽东卖命,跟他混,有肉吃,一时间烽烟四起。窦建德跟孙安祖说,当年隋文帝杨坚都打不下高句丽,杨广就更打不下了,去了有死无生。大家都是命,不能这么贱。"丈夫不死,常建功于世,渠为亡命虏乎!”你可以去高鸡泊(河北故城县西南)占山为王,“且观时变,以就大计。"孙安祖一想,除了这条路,好像也无路可走,也就同意了。窦建德用自己的威望招募了好几百逃亡士兵和无业游民,让孙安祖带着,入高鸡泊为盗,江湖称呼孙安祖为"摸羊公"。

这跟宋江上梁山泊之前先让花荣秦明去有啥区别。

就在孙安祖上高鸡泊之前,已经有两伙盗贼非常猖獗,一个叫张金称,一个叫高士达。这帮盗贼杀人越货,焚烧房舍,祸害乡邻,唯独不去祸祸窦建德家乡。因为窦建德侠名远播,惹不起。消息传到郡县长官耳中,瞎子也能看出来窦建德跟这帮人有牵扯,于是将窦建德灭了族。窦建德正随军走到河间(今河北沧州属市),听说家族被屠灭,遂率麾下二百多亲信投奔了高士达。不久孙安祖被张金称火并,窦建德接收了孙安祖的势力。

窦建德生性勤俭,不喜欢吃肉,每顿饭就是粗粮加点蔬菜。对待手下兄弟们非常慷慨,财物都散给大家伙,自己一文钱不留。而且跟兄弟们同甘共苦,平等对待,“由是能致人死力”。经过七年生死搏杀,窦建德拥众数十万,成为跟李密齐名的两大义军力量。

南有瓦岗山,北有高鸡泊。

大业十四年(618年)七月,窦建德自称夏王。随后干翻了被李密打的只剩一口气的宇文士及,跟王世充结盟,向突厥称臣,将萧后送往突厥。王世充称帝后,窦建德便跟他绝交了。

武德二年(619年)九月,窦建德攻陷黎阳,活捉了李世勣和魏征,对二人加以重用。李世勣身在夏营心在唐,明着帮窦建德干活,暗里却想刺杀窦建德,消息泄露,于武德三年(620年)正月跑回长安。手下人说,这种狼心狗肺之徒真正可恨,得把他老子杀了。窦建德说,李世勣本来就是唐臣,不忘旧主,这是忠良啊,不能杀。再说了其父有啥罪过呢。李渊见窦建德势大,赶紧遣使和好,双方结成盟友。

武德四年(621年)二月,已经被李世民围成瓮中之鳖苟延残喘的王世充遣使前来,请求窦建德拉兄弟一把。窦建德本来对是否支援郑军处于摇摆不定状态,但是他的中书侍郎刘彬的谏言让他下了支援郑国的决心。刘彬说:“方今天下大乱,唐国得到关西地区,郑国得到河南地区,夏国得到河北地区,成三足鼎立之势。现在唐军攻伐郑国,从秋天打到冬天,唐军日益增加,郑地日益缩小。从现在形势看,郑国的灭亡只在朝夕之间。郑国如果灭亡,那么夏国必然不能独存。所谓唇亡则齿寒。不如我们与郑国化敌为友,发兵救郑,夏击其外,郑攻其内,破唐易如反掌。唐军退后,我们再静观其变,如果郑国可取则顺势取之,并二国之兵直驱长安,那么天下指掌可定”。

窦建德权衡利弊,听取了刘彬建议,答应解救郑国之围。三月,窦建德率军十多万,号称三十万,水陆并进,泛舟运粮,溯河而上,驻军于虎牢关之东部平原,修筑宫殿于板渚(虎牢关东北渡口),派遣使者与王世充报信,又给李世民写信,要求唐军退守潼关,将侵占郑国的土地归还,唐郑两国重修旧好。

李世民亲帅2500玄甲军与窦建德对峙虎牢关。经过几次试探性交锋,发现窦建德就是个纸老虎,别看人多,其实不能打。但他也不想过度刺激窦建德,毕竟自己这边也是强弩之末,经不起大风大浪了。于是给窦建德回信:“唐夏两国虽然屡有争端,但是一直交好。王世充虽然也曾与你交好,但此人反复无常,此刻危在旦夕,仅仅对你虚言相诱,你就以三军之众受制于人,千金之资​坐供外费,依我看来这对你而言并非一个明智的决策。我今天与你的部队稍一接触,他们一触即溃,损伤惨重,王世充却连基本的慰问都没有,他难道不感到愧疚吗。我现在暂不进攻,希望你择善而从。如果你不听我良言相劝,以后恐怕追悔不及”。

窦建德看了回信,没有认怂,两军遂处于僵持阶段。四月,李世民派遣王君廓率领一千多名轻骑兵抄掠窦建德军粮,擒获夏国大将军张青特。此役使得窦建德军队与唐军继续相持下去的可能性变得微小,他必须在退兵与决战之间作出抉择。

夏军将士屯垒日久,尽皆思归。祭酒(隋时学官)凌敬给窦建德进言:“大王此时应该率领全军翻越太行山,深入敌后之三晋地区展开运动战争,这样有三大好处,一为不遇强敌,取胜容易;二可开疆拓土,国势愈强;三能震动关中,郑围自解。您现在最好的决策莫过于此”。

但是夏军诸将在王世充使者王琬等人的金钱攻势下不愿远道西上,一起上书道:“凌敬只是一介书生,根本不懂战争,他的话怎么能听呢”。窦建德一看众心难违,就跟凌敬说:“现在我军声势正锐,此乃上天助我,趁时决战,必将大捷。我不能听你的”。凌敬强项固争,建德大怒,令人扶出。

窦建德妻子曹氏听闻,也跟窦建德说:“凌祭酒说的话不能不听。夏军如果能从唐军背后突进,然后联合突厥人西面包抄长安,李世民部必然回师自救,郑国之围不战而解。如果大军在此长久相持,费钱费力,想要成功,何日可待”。窦建德说:“这不是你们女人该操心的事。此番我远道前来救郑,实因郑国此刻危在倒悬,生死存亡只在朝夕之间。如果舍之而去,是背信弃义之举,这种事我不能做”。

窦建德之所以能够作出如此决策皆因为他的草莽出身,可见他还没有从一个合格的农民领袖成长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成熟的政治家看重的只是利害,而非对错。从传统意义上而言,如果夏军此时弃郑而去,确有背信弃义之嫌。然而汉高祖刘邦的谋士张良说过,“大行不拘细谨,大礼不拘小让”。只要有救国为民的大义,些许小义,无足挂怀。

窦建德这种“重义气”,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他从小养成的处世方法和行为习惯,他就是靠“讲义气”“重然诺”成功的。用现在话说,这叫“路径依赖”。让他不讲义气弃王世充而去,食言而肥,这种事他干不出来。

武德四年(621年)五月初八,李世民和窦建德展开决战。夏军悉众而至,从板渚直到牛口渚列阵,长达二十余里,鼓行而进,旌旗蔽日。唐军诸将见了,皆心生恐惧。李世民率领几个骑兵登高远眺,然后对诸将说:“夏军起自山东,从未见过大敌。现在度险喧嚣,可见没有军纪。逼近我们城池列阵,可见有轻视我军之心。只要我军按甲不出,等到他们士气衰竭,士兵饥饿难耐,肯定自己退兵。到时候我们出兵追击,无不克者。现在我可以跟你们打个赌,不出中午,破之必矣”。

夏军从早上七点列阵直到中午十二点,又饿又累,纷纷坐在阵前,又争着去河边喝水,各部警戒部队往来穿梭巡逻,准备退兵。李世民看到时机已经成熟,遂派宇文士及率领三百骑兵从夏军阵营西侧极速南上,而且下令:“如果夏军不动,你就回来。如果他们动了,你就引兵从东面攻击”。宇文士及到了夏军阵前,夏军果然轻动,李世民说:“攻击的时候到了”。此时放牧在河滩的战马也恰好赶回,天时地利际会一处,李世民率玄甲军作前锋先进,大军随后相随,全军渡过汜水,直冲夏军阵营。

窦建德正召集群臣举行战时会议,唐军猝然而来,朝臣猝不及防,纷纷向窦建德靠拢,窦建德传令骑兵上阵对敌,骑兵却被朝臣阻隔,不能马上进入战斗,进退之间,唐军已经逼近,窦建德窘迫,退依东坡整军防御。唐军骑兵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境。夏军大败溃散,唐军追奔三十多里,斩首三千余级。

夏王窦建德身中长槊,败逃到牛口渚,唐军车骑将军白士让、杨武威紧追不舍,窦建德落马,白士让持槊欲刺之,窦建德急忙表明身份:“不要杀我,我是夏王,我能让你荣华富贵”。杨武威下马将其擒获,押到李世民面前。李世民责备道:“我来讨伐王世充,与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何越境而来,犯我兵锋”。窦建德回答:“我今日不来,以后还要烦劳您远取”。谄媚求生之情溢于言表。

这就叫“英雄气短”。

窦建德军队最初开拔到牛口渚时,就有谣言传出“豆如牛口,势不得久”。此语果然应验。

唐朝是中华文明继往开来的转折点,也是华夏民族悠悠文化的转折点,盛唐之后,华夏文明从外放转入内敛,开始关起门来过小日子。可是盛唐那种博大能容四海,广阔及于万方的气势,叫我们如何不想他。

唐朝男儿勇武豪放,壮志凌云;唐朝女子敢爱敢恨,不让须眉。他们腰跨三尺剑,举杯邀明月,狂呼“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她们穿男装,画浓眉,打马球,喝烈酒,大喊“花堪折时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煌煌史册,冗繁噪杂。有正史,有野史。正史记载失之于欲说还休,野史记载失之于道听途说。许多历史小白囿于知识所限,不能通读《新唐书》和《旧唐书》,以至于不能了解鲜活真实大气磅礴的大唐王朝,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幸运的是,这个遗憾被《这个唐朝太有意思了》完美无缺的填补了。这套书是武汉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士承东林仿通俗史写作大家当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儿》写的,他一贯秉承“历史本身很精彩,历史可以写得很好看”的写作宗旨,把无趣繁复的正史写的妙趣横生,用词考究,用语诙谐,让人爱不释手,一口气就想读完。想要了解明朝,有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想要了解唐朝,便有士承东林的《这个唐朝太有意思了》。

幽默是本书的基因,搞笑是本书的拿手好戏,本书不能保证,你看了之后肚子会笑得有多疼。四本原价192,活动价只需138,一本不到35块钱,特别划算。点击下方链接即可直接购买。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281588.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