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中原丨回望郑州开元寺塔

大河网 2020-10-17 07:16 190

□阎铁成

每每路过郑州市紫荆山路与东大街交会处,总会情不自禁地向东北方向那个被老郑州人称为“塔湾”的地方望上一眼,那里曾有郑州人念念不忘的开元寺塔,有口口相传的绚丽故事。

◎古塔晴云

塔湾是郑州东大街上的一个地名。听老辈儿人说,过去这里曾有开元寺,寺中有塔,名开元寺塔,为郑州胜景,人们称此处为塔湾。塔湾的主角自然是塔,然塔早已不存,但郑州人心中始终放不下它。

在中国的城乡山水间,大都坐落有塔,成为记忆中的乡愁。郑州开元寺塔史载不多,但每次出场却都不凡。

开元寺塔落成不久,便迎来了她的高光时刻,北宋时主修《册府元龟》的名臣、文学家杨亿在《杨文公谈苑》中记载了此事。1007年,宋真宗拜谒宋陵后,返回开封途中驻跸郑州,听说郑州开元寺新塔落成,便率百官前往观瞻。真宗驻足开元寺,仰望塔的雄姿,又兴致勃勃攀着塔内木梯登上塔顶,眺望江山美景,心旷神怡,大加称赞。随行的书法家杨维也慨然为之书碑,成为“一时之绝也”,谱就北宋时期郑州城一桩盛事。

20世纪初,交会郑州的陇海铁路、京汉铁路开始修筑,一批欧洲人参与其中。总工程师卜尼威和他的同事爱勒思喜爱摄影,他们在工作之余拍下了大量沿途风光,这些照片后来收入1920年出版的《陇海线中州风景》中。这是由外国人拍摄和出版的中国第一部摄影风光画册,在这本只有53幅图片的画册中,郑州开元寺塔赫然在列。这张照片还被法国印制成明信片广为传播。当摄影技术刚刚传入中国还被人视为稀罕物的时候,开元寺塔便翘然上镜,在中国古塔群中刷尽“存在感”。

1934年出版的《中华景象》图集,也保存了弥足珍贵的开元寺塔影像资料。照片中,绿树映衬下的开元寺塔巍然矗立,周围民居悠然,一派古风。

蓝天白云下的开元寺塔,雄浑挺拔,婀娜典雅。明清两代,各地盛行景观推评,郑州评出八景,开元寺塔以“古塔晴云”榜列第一。1937年,一群儒雅之人循着“古塔晴云”的盛名,来到开元寺塔前。他们绕着塔望了又望,拿着尺子量了又量,有人还摆上了画架画了起来。

许多年过去了,人们才知道,这些人是中国著名古建研究保护机构“营造法社”的专家,那位画塔的人,竟是大名鼎鼎的梁思成。开元寺塔的“古塔晴云”被大师定格在中国建筑艺术史中,收进《梁思成建筑画》一书。

◎几经损毁

中国存世的古塔,载以万计。这些古代的高层建筑,穿越百年千载,傲立在江滨河畔、山巅峰头、城镇乡村、寺宇庵堂,成为一处风景或一组建筑群的点睛之笔和标志性建筑物。

世间万物,有生有灭,高塔亦然。

开元寺塔不同凡响,然而寺与塔并无专述记载,仅散见于志书杂记。

明《嘉靖郑州志》说:“开元寺,在州治之东,唐玄宗开元年创建。”明时,寺院曾经荒废,时郑州诗人冯振在《郑州怀古》中写道:“管叔城经几百秋,乘闲登览不胜愁。开元寺废无僧住,广济桥荒少客游。”直到明永乐十八年,寺僧明福才重建开元寺,随后各代也多有维修,但屡建屡毁,终于,寺还是先于塔毁掉了。清末,只剩一座荒芜的大殿陪伴着开元寺塔。

清《康熙郑州志》在“卷一·舆地志·古迹”中记载:“舍利塔在开元寺,高十余丈,唐时建。”但细细查来,大约是年代久远,有些以讹传讹。从杨亿的文章看,塔应当建于宋代。梁思成看到开元寺塔后,一眼便说它建于宋初。后来的考古发现证实,开元寺塔建于北宋开宝九年(976年),为千年之塔。

从各方材料还原看,这是一座八面多层的阁楼式砖塔,第一层较高,东西南北正面各开有券门,上施腰檐,以上各层均为叠涩跳出。塔内有棚板、木梯,可盘旋上至塔顶,白天可瞰四周风景,入夜则灯火远耀。《乾隆郑州志》的卷首,记录了知州张钺《咏古塔晴云》的诗作:“远近群瞻卓笔形,无心出岫忽升腾。鸽王离怖梵天近,五色蒸霞绕上层。”

开元寺塔的高度,说法不一,有说50余米,有说30余米,但都是推测,因为塔的上部早已不存。

塔的上部何年何月何因毁掉了?民间有一传说:嫦娥有一次来到郑州天空遨游,忽听“嘶”的一声,不知什么东西扯坏了裙子,回头仔细一看,原来是开元寺的塔尖!嫦娥一怒,挥手将塔尖打到了黄河北岸的原阳。原阳确有古塔,名玲珑塔,塔向东北方向倾斜13度站立在茫茫原野上,似有自郑州方向的飞落之状。

但开元寺塔的损毁,远非这般浪漫。清咸丰年间,太平军攻占郑州,清兵随后反扑,在此与太平军激战,太平军退至塔内坚守,清兵数日不克,放火烧塔,使塔内设施毁于一旦,塔顶也就此毁掉,成了露天之塔。

《民国郑县志》中曾记录了开元寺塔的维修。清同治癸酉年间,知州张暄看到开元寺塔残破,感慨不已。他认为,塔是古老的遗存,“郑之镇也”,如果荒废了,必会影响到一州的运气,他问当地人,是否有人愿意出资来修复古塔?很快,人们纷纷捐资,数月之后,塔基修固了,然由于张暄移任,塔顶的修复不了了之。

令人悲愤的是,开元寺塔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倒掉了,还是人毁。1938年农历正月十五,日本侵略者飞机轰炸郑州,古塔目标太大,被炸毁了西半部分,剩下的东半部分岌岌可危,吓疯了塔旁住户的一位老人,逢人便喊:“塔倒了!塔倒了!”

1944年春,日寇再次进犯郑州,许多人躲入残塔中,危塔倾倒,死伤无数。许多人前来救助,但进城的日寇逢人便杀,救人者不得不逃散,两天过后,塔内尚有呼救之声,其情其景惨不忍睹。

开元寺塔彻底倒掉了,走得悲壮。

◎重见天日

开元寺塔在郑州人心中的地位是很重的,当新中国铺开重建山河的宏伟蓝图时,她便进入人们的保护视线。

塔是舶来品,原是古印度佛教用来敬奉佛祖和高僧大德舍利的建筑,传入中国后,被创新为诸多用途的建筑奇葩。但佛寺中的塔,仍然沿袭着原旨为舍利塔,塔的下面建有地宫,安放着舍利棺椁,供奉有精美物器。开元寺塔作为开元寺的建筑,肯定是舍利塔,地下应该有地宫。塔倒了,不能让地宫再遭破坏。

1951年,文物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已成为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开元寺塔基址前,准备对地宫进行保护性清理,引来无数围观者。有一老者听说要清理塔的地宫,忙对工作人员说:“这可要慎重。你们听说过老郑州的传说吗?郑州城像停泊在圃田泽岸边的一条大船,这塔就像船的桅杆,塔的下面是一口八角琉璃井,井底联通大海,水不可犯。”

在人们的忐忑好奇中,工作人员清理完塔基上层,果然,在塔基下发现八角形的地宫,宫中溢满了水,水中央浮着一座石棺。由于没有抽水工具,水下情况不明,清理保护计划只好作罢。

23年后,保护清理开元寺塔地宫再次提上日程。考古挖掘中,几乎半个老城的人们都赶了过来,从早到晚,人挤人站在开元寺塔地基遗址堆起的土堆上,把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双双眼睛紧紧盯着考古工作人员的一举一动,生怕漏掉开启神秘“八角琉璃井”的瞬间。

地宫终于从上面揭开了,里面仍是一池碧水。随着抽水机的轰鸣声,宫中结构渐渐显露了出来,哪里是什么八角琉璃井,八角形的地宫原来是一座墓。它坐北朝南,分为墓门、甬道、墓室三部分。墓门是素面,门框、门楣、门槛上雕有精美图案。甬道不长,青砖铺地,墓室为八角形,也是青砖铺地,墓室后方砌有棺床,棺床上置有石质棺座,棺座上安放有石棺。

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地宫中文物开始清理,最先抬出的是守护神金刚力士像,接下来抬出的是护法神石雕天王像,这些石雕像通体贴金彩绘,在太阳的照耀下金光闪闪,鲜艳如初,引得人们一片惊呼。最后出场的是雕刻最为精美、最为神秘、最吊人胃口的石棺。

考古发掘报告中写道,开元寺塔的地宫在地下0.7米处,高2.5米,东西长15.5米,南北长因施工未探到边,但已13米。地宫用石条砌筑,周边用五花土夯实。地宫墓室为八边形,墓顶由七层石板自下逐层错缝内收叠砌,最顶部用一块八角形石板封盖,石板上雕莲花藻井。

开元寺塔地宫重现天日,出土的遗物被收藏在郑州市博物馆。

◎天工遗珍

历经浩劫的开元寺,地面遗留文物不多,地宫发掘前也曾多次被打开,舍利宝函以及随奉的佛教遗物等荡然无存。尽管如此,地宫出土的石刻造像,却展示了宋代佛教石刻造像艺术的惊艳。

地宫门额雕刻的佛祖讲经像,最为精美。释迦牟尼佛身着汉式通肩袈裟,坐于莲花台,颔首微笑,仪态庄重大度。迦叶、阿难两大弟子侍立于佛祖左右。迦叶眉头紧锁,坚忍持重;阿难面容圆润,神情恭顺。

力士和天王的石刻造像,最为生动。力士手持金刚杵,怒目狰狞,肌腱暴凸,夸张的表情和偾张的肌肉,体现了力士的雄健和威严。一力士口微张,另一大张,似厉声怒斥,咄咄逼人之势跃然石上。人们说,一位张口似发“阿”声,一位闭唇似发“吽”声,随之转化成了汉语中富有感情色彩的“哼”“哈”两字,演绎出“哼哈”二将来。

两位天王造像则头戴华冠,身着铠甲,庄严沉雄的仪态中尽显威严。

舍利石棺的雕造,最为传神。棺身两侧高浮雕佛教故事“十大弟子举哀图”,表现了佛祖涅槃时众弟子哀恸的场景。他们或仰天捶胸,或掩面悲泣,或相拥痛哭,或昏厥在地,神态各异,极具表现力。石棺下的须弥座上,雕有吹拉弹唱的十一个伎乐人物,有的弹琴,有的击钹,有的吹笙,有的拨琵琶,有的奏箜篌、有的吹排箫……石棺下层棺座四角,雕有负棺力士,弓腰负重,奋力托举。棺座四面雕有瑞兽,或奔扑向前,或回首张望,或昂首怒吼,动态十足。

“举哀图”在唐宋塔基地宫中多有所见,经常出现在金棺、银椁、石函(石棺)、壁画上,或雕刻,或绘画,多与释迦牟尼像共同出现,仅在弟子数量、配列方式上有些差异。令人意外的是,开元寺“举哀图”不见释迦牟尼涅槃像,仅有十个弟子和护法神狮,再无其他繁缛内容,然而布局简洁舒朗,极其生动刻画出弟子号泣哀恸、神兽悲戚难抑的动人场面。

这些石雕造像生动逼真,雕造精湛,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

开元寺塔地宫出土的石雕轰动一时,艺术魅力为世人瞩目。2010年,国家文物交流中心和河南省文物局应日本有关方面邀请,组织出土文物赴日展出,日本方面点名邀列开元寺石雕。由于这批石雕属国宝级文物,一般不出国展出,组织方婉言拒绝,但日方再三恳请,组织方考虑再三,报请有关方面批准,最终放行了两个金刚力士、两个天王雕像出行,石棺仍深藏馆中。2017年,浙江省博物馆举办隋唐五代佛教文物展,再次点名邀约开元寺石雕,地宫石雕才第一次完整出展,在西子湖畔引起轰动。

凝望石雕,回想古塔,令人感慨。老的塔倒掉了,新的塔又会重建,高塔才得以代代相因,塔的建筑技艺才能世世传承。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281587.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