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唐朝:胡风盛行,经济支撑,羊肉独领风骚成为硬通货

空欢喜 2020-10-16 13:34 88

《长安十二时辰》展现了一个奇幻瑰丽,绚丽多彩的繁华盛世,以极度写实的手法再现了唐人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从衣着服饰,珠宝首饰,楼宇建筑,歌舞盛宴以及胡风盛行等等,但对于一个吃货来说,我更关注的是舌尖上的美食;让我们来了解一个舌尖上的大唐。

提起美食,肉类是不可错过的食材,猪肉、羊肉、狗肉、鸡肉、鱼肉等都是现在大家所常见的肉类;猪从远古时代就一直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最主要的肉类来源;羊肉,对现在有很多人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因为有股膻味;不喜欢的人甚至达到闻到这个味道都会想吐的地步;喜欢的人却顿顿都想吃,但是在一个特殊的朝代,羊肉却独领风骚,独占鳌头,这个朝代就是唐朝,唐人顿顿想吃羊肉的人比比皆是。

民族融合,造成中原饮食结构的变化

本来在日常食物中,占据主要地位的猪肉,为什么到了唐朝就被羊肉取代了;其实只能说唐朝是羊肉占据主要地位的最高峰,这样的演变其实从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说来原因应该和当时的战争有关系,要知道魏晋南北朝时期是我国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南北民族融合的时期。

匈奴,鲜卑等少数民族从北方向中原大量的迁徙,甚至有一些少数民族在中原地区还建立了自己的政权。这些少数民族和中原本土的汉族大杂居、小聚居、交错杂居;中原本土汉族的生产生活模式,发生了改变;少数民族和汉族之间的接触越来越密切,越来越频繁。不可避免的。

唐朝羊肉哪里来?建立官方牧场,发展畜牧养殖业

中原原本的饮食结构就会慢慢的产生变化;而相关少数民族政权的建立则进一步推进了中原本土饮食结构的变化;其中很显著的一点就是猪的饲养规模开始减少,羊的饲养规模不断扩大。

根据相关史书记载,北魏时期,有四大官营牧场被先后设立;分别是公元399年建立的代郡牧场,公元429年建立的漠南牧场,公元439年建立的河西牧场和公元494年建立的河阳牧场。

虽然说这些牧场不仅饲养羊群,还是饲养马匹、骆驼、牛等重要肉类来源;但是也进一步体现了在魏晋南北朝时期,黄河流域的畜牧业得到的迅速发展;而一个地区的畜牧业发达,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就能够表示这个地区养羊业的发达。

其实不只是官营畜牧业在这段时间得到了发展,从贾思勰的《齐民要术》中,我们可以看出,相对应的私营畜牧业,在这一时期也得到了足够的发展;官方和民间双重加力,以至于羊肉作为人们日常食用的肉类,渐渐占据了上风。

羊群被统治者作为奖励赏赐给有功之臣官营和民间繁荣的养羊业,为人们饮食结构的改变提供了丰富的羊肉原料;而且因为当时,大部分政权是由少数民族在不同时间段建立的;受自己原来民族文化的影响,当时的统治者经常会用数量大的羊群来做奖赏,以示对有功之人的恩宠。

《北史》卷55《平鉴列传》中就记载:“文宣特原其罪,赐犊百头、羊二百、酒百石、令作乐。”

随着时间的流逝,魏晋南北朝时期汉族和西北少数民族之间不断融合;少数民族的饮食文化也开始慢慢被汉族人接受,进一步促进了饮食结构的调整。

而到了唐朝,畜牧业在魏晋南北朝原有的基础上,得到了更加迅速的发展;养羊业也更加的繁荣。从相关历史资料来看,唐代畜牧业的地区主要包括了,如今的甘肃省的绝大部分地区,新疆、宁夏、内蒙古牧区、陕西的北部、山西的西部和北部等地区。

而从考古发掘的资料当中,在陕西的西安临潼,河北的献县等十多个地方都出土过羊造型的陶器和瓷器;俗话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又是生活的不断升华;这些考古资料的出现,进一步证明了当时养羊业的发达。

专门管理养羊的机构——太仆寺

而唐代的养羊业,延续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官营养殖的习惯;因为唐朝的疆域辽阔,所以统治者对养羊业的管理是从中央到地方的;为了发展畜牧养殖业,唐朝的统治者还专门设立了管理畜牧业;而中央管理畜牧业的主要机构就是太仆寺。

从《唐六典》卷17《太仆寺》中的记载,就可以看出太仆寺的重要职能之一就是管理全国的畜牧业的账单(账本),汇总之后要上交给尚书驾部,方便各个监管畜牧业的官吏进行准确的考察。

从这个记录中也能看出,“尚书驾部”也是一个重要的管理畜牧业的机构,甚至重要程度远在太仆寺之上;但唐朝统治者聪明到把二者的分工有一部分重合的,但管理的地方又有不同的,二者既可以相互影响,也可以相互制约。中央的管理机制那么的均衡,地方上相对应的也建立了相当完备的生产管理机构——监牧。

根据《新唐书·兵志》记载,监牧的人员设置主要有太仆、牧监、副监、丞、主簿、直司、团官、牧群等等,甚至职位都有正副之分。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唐朝设立的从地方到中央一整系列完善并相互制衡的管理机构,专职人员来对唐代官营畜牧业的管理,并不断扩大牧场的规模和地域,都为官营养羊业的繁荣发展提供了最基本、有力的保障。

唐朝民间养殖情况

了解完官方的养殖情况,接下来就看看民间的养殖情况;我国古代社会长久以来一直是自然经济的状态,这种个体的小农经济,从根本上决定了民间的农业和畜牧业会结合在一起。而相关历史资料显示,民间曾经出现了长着两个头两条尾的羊、生出来没有尾巴的羊等等这种次数不少的变异情况。

民间出现了职业牧羊人

要知道,根据生物概率学的原理来说,像这样的变异情况,只能是在一个基数较大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多次发生,而这正好直接反映了民间饲养的羊数量的巨大;除了小农经济的家庭养殖外,《太平广记》中还记载了一些专门从事养羊业的人,比如裴明礼、公袥。

民间这些专业养羊的人,由于所饲养的羊群数量众多,一时无法管理过来,于是就开始雇佣人替自己照看羊群,故而一种新的职业——替人养羊,就诞生了。

《旧唐书》卷192《王希夷》中就记载了一个靠替别人牧羊,而赚取生活来源并给父母下葬的王希夷。

要知道,无论是香料,还是牲畜,只要说起唐朝的物资来源,朝贡是一定要提到的;所以说聊完了唐朝本土的畜牧业情况,咱们就得聊一聊朝贡。

西域藩属国向唐朝廷朝贡羊群

西北方的少数民族打不过军事力量强大的唐王朝,为了表示臣服之心,就会选择每年上缴一定数量的物品以示诚意;由于这些少数民族所在地水土和温度条件的限制,所以在上交的物品当中,牛羊马等牲畜占据了绝对大的比例。

《旧唐书》就记载了,历史上有名的颉利可汗在贞观九年(公元635年)进献了三千匹马和以万为数量单位的羊。《新唐书》中记载了,在神龙年间,西突厥上供了“马五千,驼二百,牛羊十余万”。

在这里,笔者就忍不住要插一句:无论是从西突厥到大唐,还是从匈奴所在地到中原,在交通不便的古代,就算是人骑马也要花上一番时日,更何况这些人是来朝贡的,还要赶着牲畜走。

要知道,牛羊的脚力可是远不如马的;估计不提前出发一两个月,怕是赶不上朝贡的时候,其实对这些少数民族来说,朝贡的好处可大多了;虽然说,驼羊马是他们平日的食物和坐骑;但是要知道西北荒原广布,朝贡上的数量,再重新养回来也是比较容易的。而且唐朝作为强国,对前来上供的国家都会赠予丰厚的回礼,而这些回礼是西北地方少有或少见的,比如陶瓷、茶叶、丝绸之类的,唐朝回馈的礼品还包括远超过羊群价值的黄金或货币。

从上面的讲述当中,我们可以发现,从魏晋南北朝到唐朝,养羊业经历了一个规模不断扩大,养殖的范围由原本的民间扩大到了官营,喜欢的人从原本的西北少数民族扩展到了唐朝绝大多数人员。

羊肉在唐朝地位崇高,深受唐人喜欢

这就说明羊肉在唐朝的地位之高,而作为主要提供这一肉料的牲畜——羊在唐朝必定是要被大量消费的;如此庞大发达的养羊业,背后的支撑一定是国内巨大的消费量;而这样的消费量,从皇家、达官贵族、百姓这主要几个方面想必会体现的淋漓尽致。

皇家贵族也喜欢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唐朝的皇家本身的血统里,就是带有少数民族的;所以在他们的日常饮食当中,少数民族的饮食习惯会占据一部分重要内容;唐朝关于皇家吃羊肉的记载是相当多的;比如说,太子李承乾就很喜欢突厥的风俗,他甚至在皇宫里用佩刀将煮熟的羊肉割下来大嚼大吃,不得不说很符合后代梁山好汉的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习惯。

唐肃宗还是太子的时候,就曾经和他的父亲唐玄宗一起吃羊腿肉;武则天喜欢冷修羊喜欢到冷修羊称为“珍郎”;以后唐小朝廷为例,每天需要两百只羊,以此为基数计算的话,每年大概需要72000多头羊;由此扩大化,就可以看出整个唐王朝皇家的用羊数量之巨大。

羊肉是回赠佳品

有人就会很好奇,只是皇家的人吃,就会消耗这么多的羊吗?当然不是啊,事实上,唐朝统治者每个月还会给皇族亲王们提供以羊为主的肉料;还要宴请藩王,尤其是西北少数民族的藩王,羊肉是必不可少的。

相关资料记载,显庆年间接待一个于阗王,就剩下了几十至百头的羊;更何况唐朝那么多朝代来朝贡的藩王又不止那么几位,所以说在招待藩王的时候,羊所占的数量是非常大的。由此也能理解,整个唐王朝皇家用羊数量为什么那么大了。

再来看一下官吏食用羊肉情况,要知道当官都是有俸禄的;《唐六典》记载,从亲王到五品官之间的官吏都要给肉料,而羊肉就是最主要的肉料;从亲王到二品官,每个月是二十头羊和六十斤猪肉;三品官呢,是每个月给十二头羊,没有猪肉;四品官和五品官每个月给九头羊,同样也没有猪肉。

羊肉成为硬通货

唐朝统治者还额外每天提供三只羊给五品以上的各个官员;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些羊肉要是换成自己吃肯定是够了,但你都不知道这些官员爱吃羊肉爱吃到哪个地步:这些肉料完全不够吃,甚至因此还产生了一个官员之间送养的现象。

不像现在一样贿赂官员送钱或者说豪车房子什么的,他们送羊,很有意思吧;而且当时的官员在摆宴席、互相赠送礼物的时候都主要以羊肉为主;这就是说,羊肉在唐朝已经成为类似于黄金这样的硬通货,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扩大了羊的消费量。

开放风气,繁荣经济使羊肉消费进入百姓日常饮食中还有由于唐朝开放的风气,经济的繁荣,所以,有大批的少数民族人民,会选择来到唐朝境内发展事业——或许是做买卖或者是做官;而随着大批的胡人入境,他们原本的饮食习俗刺激了中原羊肉的消费。在这种风气的推动下,羊肉进入唐朝百姓的日常饮食中也是非常自然的。

而原本的汉民族在之前的民族融合过程当就已经开始偏向并融合北方少数民族的饮食习惯,餐桌上羊肉比重开始上升,羊肉的消费量也直线上升;根据《太平广记》当中的记载,民间百姓在亲朋好友聚会、小孩的满月酒之类的时候,就会选择杀羊招待前来赴宴的客人。而唐朝羊肉消费市场的庞大甚至还促进了屠羊业的迅速发展。

小结

总的来说,羊肉是唐人最爱的食材之一,羊肉的消费量也是巨大的,羊肉之所以受到唐人的喜爱是多方面叠加因素造成的,首先,南北方民族的交融,促使中原本土饮食结构不断调整、改变,特别是胡风、胡食的盛行,羊肉也成了唐人的最爱;再者,唐朝统治者带有一定北方少数民族的血统,而统治者本身的饮食习惯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民间的喜好;最后,社会的开放风气,促使大批的少数民族来到唐朝境内,带来了自己的饮食习惯;周围环境的改变也促使汉族人民饮食习惯的改变。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281313.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