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留得枯荷听雨声”,才不是自伤身世,是人间最温暖的共情

初衣胜雪 2020-10-15 13:06 77

再读李商隐留得枯荷听雨声,原是最温暖的,不离不弃!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阻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唐朝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这首诗向来被称作李商隐代表作之一。其间有浓厚的孤寂萧瑟感,往往会认为这首诗表达的是李商隐历经磨难,低迷而苍凉的中年心境。但实际李商隐写这首诗时,只有21岁。只是天才的李商隐,在21岁时,就已经阅历和感受到了很多人一辈子无法领会的艰辛。

崔戎是李商隐的长辈,此年年近古稀,文是进士出身,华州刺史,武是团练观察使,但宝刀未老,坐镇一方。他是李商隐的表叔。但李商隐何以现在才投靠表叔呢?只能证明这是转了弯的亲戚,并非李商隐的近亲。

李商隐10岁丧父,父亲是在任上做官的小官吏,一家随父居住,父亲死了,断绝经济来源,母亲年轻,家里还有姐姐妹妹。如果母亲方面有这样的亲戚,李商隐过得未必有那么艰苦。因为他和母亲辗转回到父亲的老家后,十三岁就开始出来打工赚钱,替人舂米做搬运抄写文书。人家读书是有家人侍候,李商隐是挑了家庭还要读书。

正是是非一般人的磨砺,所以李商隐身上有一种和他年龄不符合的沉稳气,清寒之极,反而华丽。最初赏识李商隐的是令狐楚,他看中了18岁的李商隐,登堂入室,招为幕僚和亲信。他相信李商隐的才华和能力,进入仕途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其才华是可以做高官的。

急迫想改善家庭处境的他,至少在16岁后参加过两次科考,但是榜上无名。

也应该是这个时候,他认识了和他同龄相当的崔雍崔衮兄弟,崔雍崔衮应该是比李商隐略小,年轻人的交往总是比成年人来得纯粹而真挚。一经攀谈,原来还是亲戚。崔戎正是用人之计,听到李商隐得令狐楚厚爱,晚辈有人,必是不凡,于是邀请李商隐入幕,兄弟三人,相见有欢,同在表叔崔戎门下。自然对李商隐的家庭照顾良多。知遇之恩,亲戚之谊,又有年龄相当的兄弟,李商隐的心情是愉悦而饱满的。

如果令狐楚待他如父,那这里就是他的家,不是如家。

然而好景不长,崔戎刚上任不久,就与五月间病故。兄弟三人在悲恸中安排完了父亲的丧事,与人生患难间的情谊才是最深长的。因为李商隐曾经失去过父亲,他知道对于崔衮和崔雍来讲,不仅要面对父亲的亡故,还要因为父亲走了,要面对真实的人生风雨。

李商隐比同龄人都成熟,这也是崔家兄弟喜欢他亲近他的原因,在崔戎死后,李商隐至少逗留了4个月到5个月,帮助崔家兄弟安排各种父亲走后的事体。这是李商隐做人做事的情谊。

但是分别还是要来了,李商隐本身就是靠幕府工资来赡养家庭的人,而崔家已经败落,就算是兄弟三人情谊深长,但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李商隐肯定是要离开的。

比起崔雍崔衮,21岁李商隐,仿佛他们的哥哥和半个父亲。至少李商隐有这样的情感,至少李商隐在路上,仍旧是记挂这兄弟俩。因为他们和他一样,都是没有顶梁柱的孤儿了。

李商隐很少在《无题》之外写相思。

但是崔雍崔衮,的确让他生出了无穷的牵挂。

这牵挂使21岁的他,瞬间有了中年人的沉静。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阻重城。”

这句话看你怎么读,他知道崔雍崔衮也担心他,毕竟已经成为了现实中的亲情,家里也不能在失去亲人和朋友。不管李商隐在外面多么颠沛,这点给家人朋友的安定感,他还是有的。

他说,我到的这个地方,山清水秀,干净得不得了。实际任何驿站,在奔波人的心里,哪里会有家安定和舒适?但是李商隐说,我很好,这里很漂亮,竹子里有房子,一个人住水边。

只是我分外记挂着你们,只是离你们越来越远,很是想你们啊!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这句诗意境之美之萧瑟,开启了后世的枯荷审美。

有人说,这句话是自伤身世。自己像枯萎的荷叶一样站在水中,听凭风吹雨打。

是这样吗?是这样吗?

李商隐才21岁,他的审美是天才的,但是这里的枯荷听雨,不是自伤身世,不是对朋友倾诉。要知道倾诉是要找准对象的。刚刚经历人生变数的比他还小的崔雍崔衮,是他能够倾述的对象吗?

李商隐才21岁,虽然吃了很多苦,他的人生和崔雍崔衮一样才开始呀,是早上九十点钟的太阳。

他这是和崔雍崔衮共情。作为失去父亲的小兄弟们,作为他也失去父亲的这个异性哥哥,是用自己最切心的心声安慰他们。

一,可能未来的日子,有更多的风霜。

二,你们要保持心气,平心对待这世上的风雨。

三,我很想你们,我和你们是同样的。

四,等着我们重逢,一起在最冷的时候,一起经历人生风雨。

李商隐的这首诗看起来枯涩凄凉,实际是照应崔雍崔衮和自己离殇的心境。

当时这首诗与最枯涩凄凉里,有着一种互相守望的坚毅,这其实是温暖最真挚的。

李商隐是一个非常有毅力且温暖的人。他这种温暖不是火那一种灼热,是一种共情能力,因为懂得,所以我和你们一起。

他的一生也是荷花的一生,少年丧父,中年丧妻。如果说这首诗里有他自己,那就是在风雨中的那种豁出去的坚强,只要生命还在,他就如荷花一样,坚韧的完成一生。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李商隐《暮秋游曲江》

如果你曾经经历过极寒,你才会发现,这首诗,并非衰落悲观,并非自伤身世,相反,你会感到那否极泰来的温暖,是润物无声的友谊和爱。

李商隐说,别怕,别忧伤,我与你们同在。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280935.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