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鹄歌》背后的迷局:刘邦为何要选择柔弱的汉惠帝刘盈做继承人

岩斯特洛夫斯基Vlog 2020-10-15 01:43 159

“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翮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

这首苍凉、伤感的《鸿鹄歌》,据说是汉高祖刘邦晚年所作。据说刘邦晚年十分宠爱年轻貌美的戚夫人,也十分喜欢她生的儿子赵王如意。而吕后因年老色衰,太子刘盈性格柔弱,刘邦曾经一度动了更换太子的念头。可是后来,刘邦却又忽然放弃了打算。

刘邦——这位步入黄昏、行将就木的开国帝王,面对最心爱的女子——戚夫人,在凄凉的楚歌声中,表明了自己对换立太子一事的无能为力。这潜藏在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帝王心术

汉高祖十二年(前196年)十月,淮南王英布起兵反汉。由于其英勇善战,军势甚盛,刘邦不得不亲自出征。虽然他击退了英布,但自己也是身受箭伤,一直在隐隐作痛。在得胜还朝途中,刘邦顺路回了一次自己的故乡——沛县(今属江苏省徐州),把昔日的朋友、尊长召来,共同欢饮十数日。一天酒酣,刘邦一面击祝、一面唱地即兴创作了这首《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事实上,刘邦箭伤严重且久治不愈,自知来日无多,已经在准备后事了。

据《汉书•外戚传》记载:汉高祖刘邦因为嫌吕雉的儿子太子刘盈为人过于仁厚软弱,性格不像他自己,因此常想废掉他而立其爱妾戚夫人的儿子赵王刘如意为太子,他认为刘如意的性格很与自己相似。戚夫人常常跟从高祖左右,也想让高祖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因此日夜啼泣求告。汉高祖十二年,刘邦病重,自知不久于人世,于是就想换立太子。但因吕雉为人刚毅,采用了张良的计策,以闻名遐迩的贤人商山四皓辅佐太子,使得高祖的想法未能实现。刘邦让戚夫人跳楚舞,自己则借着酒意击筑高歌,高祖作此歌劝慰戚夫人,以说明无力更换太子的道理。

从这个记载看,刘邦似乎想有废立之意,想废掉太子刘盈,改立赵王如意,实际上不然。与戚夫人相比,吕后有两大优势:一是她与刘邦是结发夫妻,一起患过难,而且生育有太子刘盈与鲁元公主;二是她本人与部分重要功臣如张良、萧何等的关系都不错。虽然她年老色衰,就凭这两项,刘邦也不敢轻易动她。

但这并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刘邦之所以要把身后的最高权力交给刘盈(实际上是给吕后),根本原因在于吕后的卓越政治能力。刘邦是个精于判断的帝王,虽然在病中,但他却看得清清楚楚,惟有把权力交给吕后才能保证刘氏江山的传承!

枭雄夫妻

刘邦是个地痞流氓,吕后则是深谙其道的女中枭雄。这对夫妻是天作佳偶,无论从思想性格、为人处世还是做事手段上都是高度合拍。刘邦与吕后虽然一度貌合神离,但有着共同利益:江山无论交给谁,也绝不能交给外姓人!除掉外姓人对政权的威胁,这是这对夫妻的共识。

刘邦登基之后,一心想保住刘氏的锦绣江山,对于异姓功臣心存疑忌。其实,吕后何尝不是如此?只不过她因为色衰无宠,被一度在最高权力圈中边缘化了而已。

刘邦掌权后,他对所有功臣都不放心,就连为他立下汗马功劳的萧何都心存猜忌,逼得萧何被迫自污以全身家。陈豨、韩信、彭越、韩王信、英布等有功之臣,大多有些骄横跋扈,其实这些人大多数原本都没想造反,几乎全都是被刘邦处心积虑设计逼反了的。其中的卢綰是他发小,几十年的交情了,他毫不吝惜,就连在鸿门宴上对他有过救命之恩的樊哙他都想啥掉,足见其思虑之深。刘邦为什么要这样做?无他,就是因为这些人能力太强,除了自己以外,自己的儿女无论是谁上台,都镇不住他们!

吕后对于丈夫的想法心领神会,完全赞同。在诛灭韩信、彭越两大功臣的过程中,吕后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尤其是杀死韩信的决策,完全是她的决策,事先根本没有请示刘邦。

《汉书·萧何传》云:“陈豨反,上自将,至邯郸。而韩信谋反关中,吕后用何计诛信。上已闻诛信,使使拜丞相为相国,益封五千户,令卒五百人一都尉为相国卫。”由此可见吕后的杀伐决断之果敢,绝不在刘邦本人之下。她在老臣萧何的帮助下,那位叱咤风云、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大将军韩信,就死在了一个小女子的手中。消息传来,刘邦虽然没有表示赞赏,也没有表示反对。刘邦对萧何的奖赏,实际暗示着对吕后举措的肯定,这是不言而喻的。

至于除掉彭越,刘邦虽然处心积虑弟罗织罪名,虽然把彭越抓了起来,尚在犹豫不决之际。《彭越传》云:“上赦以为庶人,徙蜀青衣。西至郑,逢吕后从长安东,欲之雒阳,道见越。越为吕后泣涕,自言亡罪,愿处故昌邑。吕后许诺,诏与俱东。至雒阳,吕后言上曰:“彭越壮士也,今徙之蜀,此自遗患,不如遂诛之。妾谨与俱来。”于是吕后令其舍人告越复谋反。廷尉奏请,遂夷越宗族。”由此足见,彭越之死,完全是吕后造成的。如果不是吕后的建议,彭越也绝不至于死于非命,更不至于落得“葅醢”(制成肉酱)的悲惨下场。

所以,从根本的政治利益上看,刘邦与吕后这对夫妻是一致的。消灭外姓人对最高权力的觊觎,是他们共同利益所在。从这个层面上说,吕后是刘邦不可或缺的助手。不到万不得已,刘邦绝不会动吕后的。

制约之举

韩信、彭越是汉初功臣中最强的两位,是吕后出手弄死了他们,这种雷霆手段和不凡见识,就连刘邦也不由得在心中暗自钦佩。作为一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刘邦在韩信、彭越死后作出如下判断:所以只有吕后在,其余功臣绝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刘邦与吕后之间在利益上也存在矛盾。他深知,吕后对他怀有很大的怨气。且不说刘邦起兵之时,娘家人如何鼎力支持刘邦。另外,刘邦好色成性,多年来对她冷落。就连儿子刘盈、女儿鲁元公主都不疼爱,逃亡过程中,多次将这一对儿女踢下车,只顾自己逃命。刘邦登基之后,对自己和儿子刘盈不闻不问,一心宠爱戚夫人和她生的赵王如意。鲁元公主虽是女儿,但可是嫡出的金枝玉叶,而刘邦给她的封地,还不如庶出的儿子刘肥的一个零头。这种厚此薄彼的安排,如何能让吕后心服。吕后对此恨得是咬牙切齿。

刘邦是要想将身后的权力全部交给他的亲生儿子,子子孙孙,万世不绝。吕后则是想让他的吕氏家族也在最高权力圈中也要分上一杯羹。也就是说,吕后并不想推翻大汉朝,只是想让她的娘家——吕氏家族也要享有同等地位。因为在刘邦的起兵之处,吕氏家族出钱、出人,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如果汉朝是一个巨大的股份公司,吕氏家族最低也有40%以上的原始股。如果吕家不能得到与刘氏相同的待遇,性格强悍的吕后,无论如何也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吕后心中的这点打算,刘邦早就看得清清楚楚。他虽然甚至很理解妻子的想法,但为了维护刘氏的家族的根本利益,是绝不肯让外戚吕氏与皇族刘氏并驾齐驱的。所以,为了防止身后江山变色,他利用最后一点时间,做了最大努力对吕后以及吕氏家族做了最大程度的限制。

随着病重日甚,刘邦知道自己很快就要不久于人世了,遂召集陈平、王陵、周勃等人到场,刑白马而誓:“从今以后,凡不是刘姓的人,一概不许封王。凡是没有立大功的人,一律不许封侯。谁要是违反这个盟约,天下人就共同讨伐他!”这与其说是防止外姓人篡夺刘氏天下,还不如说是为吕氏量身定做的一条规矩。他广封刘氏子弟为藩王,像齐王刘肥、吴王刘濞等人,将其依为屏藩。而且,他还私下对人说:“安刘氏者必勃也。”暗中把功劳很大、能力强但行事比较低调的周勃提拔到重要位置,以为防范。可见,所有这一切布局,不仅是为了防止外姓人,更是在防着吕后和吕氏家族。

此外,刘邦也知道大将樊哙是吕后的妹妹吕嬃的丈夫,担心他依附其作乱,临终前下令杀掉樊哙,以绝后患,但因为陈平耍滑头自保而未果,樊哙得以不死。由此可见,刘邦对于身后的布局是非常周密的,全局性的,而且持续多年,是一个庞大的完整的计划。宗室、外戚、功臣个集团相互牵制、相互掣肘,以确保刘氏家族掌握最高权力万世不绝,他也可以安心地魂归泉下。

故而,刘邦是不敢动吕后、刘盈这对母子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更换太子、牵扯的人事布局太多,是病重中的刘邦无力完成的。他不可能为了一个美丽的女人而让他一生的功业付之流水。至于戚夫人和赵王如意,自己死后能否生存,只能看他们的造化了。

结语

“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翮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刘邦对戚夫人唱出这首《鸿鹄歌》,不过是安慰她而已。戚夫人自知无力回天,只能吞下绝望的泪水。果然,刘邦死后,刘盈登基,是为汉惠帝。而那强悍的吕后成了太后,实际掌权。戚夫人后来被那强悍的吕后变成了“人彘”,赵王如意也是死于非命。其实,戚夫人和赵王如意何尝不知这些,他们深知命运早已注定,只不过这对可怜的母子早已是深陷泥潭之中,无力也无法自救而已。

免责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新闻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nnww.cc/lishi/280785.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